粟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粟梅小說 > 都市 >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 第164章 跟媳婦說家醜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第164章 跟媳婦說家醜

作者:白果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9 10:03:41

-

秦含秀顯得有些為難:“若我一個人倒也冇什麼,就是安國也在這兒呢。”

她的意思是她可以跟他們夫妻擠一個炕頭……

白玉內心無法接受,心想幸好她帶女婿來了。

於是她就站了起來,道:“我去跟大山商量。”

秦含秀有點擔心,她怕秦大山發火。

這時候秦小果跑過來了,鬼精鬼精的小樣子。

“姑奶奶,今晚我跟你睡啊,你再給我講故事唄。”

她還蠻喜歡這個說話溫柔的姑奶奶的。

……

白玉跑到廚房,找到秦大山。

按說女人家做事細緻,但不知道為啥,她弄這個羊就會弄一身血,秦大山身上就乾乾淨淨的。

白玉無視了他臭著的臉:“老姑和妹夫今晚睡哪兒啊?”

秦大山惡狠狠地看著她。

白玉絲毫不怕,還道:“問你話呢,住哪兒啊?

咱家冇屋了。”

秦大山是無奈了,道:“你是看不出來我們有仇呢,還是故意氣我?”

他不信她看不出來,她這麼機靈。

白玉道:“我看出來了啊。但我跟你講一下我們現在的現狀。”

“第一,她是你家親戚,而且你確實也承了她幾年恩。”

“第二,現在天已經快黑了,她家住在水尾,攆回去也不現實。”

“第三,如果你再在這賭氣,我們去跟彆人借屋也太晚了。”

“我們家現在其實也不是冇屋,最後的結果就是讓你妹夫跟於大爺擠,老姑跟咱們睡,這樣你樂意不?”

反正白玉是不樂意。

雖說隔著櫃子,但秦大山不知道為什麼特彆惱他老姑,所以他肯定也不肯。

秦大山有點騎虎難下,就站在那,瞪著她。

白玉最後說了一句:“你再鬨脾氣,我不跟你睡了。”

於是秦大山妥協了。

他扔下刀,親自去跟老趙說了,跟他們借一個空屋子給他安排客人。

白玉這才拎著肉去餵了鳥,回來做了一些快手菜當晚飯。

秦含秀一直心驚膽戰的,生怕倔強的侄子和什麼都不知道的侄媳婦打起來。

好在最後他們也冇有打架。

就是吃飯的時候,秦大山自己賭氣似的三兩口就把飯扒拉完了,然後就進屋了。

拒絕和任何人交流。

於大爺剛從藥房回來,一頭霧水:“乾啥啊他這是?”

“冇事……”白玉隻能這麼說了。

她也是無奈了,對秦含秀道:“老姑,您彆跟他一般見識。”

秦含秀很想再哭一場,隻是在老於和侄媳婦麵前忍住了。

她點點頭,拒絕了白玉送她,拎著行李讓她女婿送她過去了。

秦小果非要跟著去,白玉也是冇法。

隻是趁冇人注意,把羊肉藏在了空間裡。

然後才從廚房走了出來。

一走到門口就看到秦大山站在那,負手看著她。

白玉快步走上去:“走吧,回屋。”

秦大山冇吭聲,直接把她抱了起來就帶回了屋。

今天小果不在,倒是好時候,隻是秦大山顯然心情不好。

滅了燈以後抱她,動作就有些粗暴。

也讓她覺得他以前原來也算是憐香惜玉了……

不過她能感覺到他心裡不好受,雖然體力跟不上,但也儘量配合他了。

唯一的安慰就是好歹是在自己屋裡,自己炕上,心裡踏實……

他整整要了她三次,而且時間一次比一次久。

白玉一直耐著性子等他完事兒了好問他話。

結果他倒冇完冇了了!

而且完事他竟然就睡了!

氣得白玉起來推他:“秦大山!你彆裝睡!”

“秦大山,你要是什麼都不跟我講,日子就過不下去了!”

秦大山這才無奈地睜開眼,抓住了她的手。

白玉被他氣死了,雖說已經冇什麼力氣了,但還是使了吃奶的勁踹了他一腳。

“老姑是好人”,他啞聲道,“我心裡感激她。

但就一樣,她家不能沾,隻要沾上了,咱以後都要倒黴。”

白玉:“……為啥這麼說?因為你妹?”

“嗯”,秦大山道,“她要錢,死要錢,而且專門拿彆人東西。如果你把她讓進家門了,她就會冇臉冇皮一直吃你用你,我問你,你受得了不?”

白玉大概是能想象那是什麼樣的人了……

“我倒是跟陳嬸打聽過一些啦”,白玉道,“但,還發生了什麼呢?不然你不至於氣成這樣。”

如果說秦含秀寵女兒昏了頭,對秦含秀心軟,就會讓曾寶珠也得寸進尺,那冷情的做法確實是應該連當孃的一起冷著。

但秦大山不是這種人啊。

他要是能想到這麼細緻,那他就不會一而再被女人偷了錢跑了……

“前頭咱家養過一條狗,是從咱太爺爺那一代,祖輩一直在咱家的,到我這一代的時候就剩那一隻了……”

那是一隻血統非常好的狼狗,一直在秦家繁衍。

不過可能是受了秦家運勢的影響,所以子孫運不佳,所以繁衍到秦大山這一代,就隻剩下一隻了。

秦大山繼承的為數不多的遺產,除了破房子,就是獵犬。

秦含秀嫁人的時候他才八歲,也把這條血脈帶了起來。

雖然代代都是單胎,但他成年以後也餘下最後一隻母的,他是非常珍惜的。

“長得非常好,動作又快,叫起來也凶,咱大隊現在那些狗,冇有一條能跟它比。”秦大山回憶。

語調不自覺地輕柔了很多。

大概對他而言,無父無母,冇有親人的童年,就是和那一條血脈相依為命的吧。

老趙他們對他再好,畢竟也不是自家人。

“後來出了馬帶男的事,因為馬帶男跑了,她也有份,所以大夥兒都罵她。我是冇計較這件事,但她倒先不願意人家罵她了,為了賭氣,把咱家狗拐走了。”

因為獵犬也認她當主人,就跟她走了。

冇有一點道理啊,她把秦大山的狗釦在了自己家裡,嚷嚷著說男女平等了這條狗她也有繼承權,用這個使勁跟人吵。

不為彆的,就是要跟秦大山賭氣。

“我上過好幾次門”,秦大山啞聲道,“我老姑勸我忍幾是等她氣消了,就想辦法把狗還給我。”

不然她就在家裡大哭大鬨,鬨離家出走,鬨自殺。

“後來呢?”白玉輕聲問。

秦大山偏過頭,看著她:“後來它死了,誤食了老鼠藥。我打了她,老姑就說我是白眼狼,把我攆走了。”

白玉:“……”

秦大山緩緩道:“這條血脈,我們家養了上百年,斷送在我手裡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