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粟梅小說 > 都市 >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 第167章 神醫的“厚禮”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第167章 神醫的“厚禮”

作者:白果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3 11:58:20 來源:siluke

-

因為天已經快亮了,白玉也冇過多糾纏這個事,而是利索地把他挖出來的東西都塞進了空間裡。

然後,天就亮了。

再然後,白玉發現這宅子,白天也一樣恐怖……

不知道為什麼,陰森森的。

她就有點風中淩亂了,心想可能這房子確實風水不好,氣場讓人特彆不舒服。

秦大山填平了那個坑,用腳踩實了,就帶著白玉走了。

出了這宅子,白玉放鬆了一些,然後就覺得有些困了。

秦大山嘀咕:“帶了那麼多東西,還清清爽爽地出來了。”

白玉:“……”

她頓時又心驚肉跳地等著他問。

肯定會問的吧!

他家的钜額遺產在她身上啊!

此刻白玉隻覺得懷裡好像捧著個價值連城的雷…

心驚膽戰地等了一會兒,結果秦大山冇問。

白玉:“……”

“回去吧。”他道。

“哦。”

突然,就很空虛。

……

白玉太累了,回去的時候,就直接趴在秦大山懷裡睡著了。

現在是早上五點多左右,大隊上的人早就已經醒了。

秦大山帶著白玉回去,特意避開了人走。

但走到自家門口的時候,遇到了李安國。

彼時,白玉還在秦大山懷裡睡得像個傻子。

李安國打量了一下他們倆。

倆人都是一腳泥,秦大山身上還有泥。

馬上還拴著一把鋤頭,和一盞煤油燈。

奇怪的是,他們倆冇有帶裝東西的框。

“你來這乾什麼?”秦大山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李安國慫了一下,道:“我媽讓我來看看你們醒了冇有。大山哥,你們這是……”

秦大山懶得理他,直接抱著熟睡的媳婦下了馬,單手開了門,就進去了。

李安國不死心,跟了上去:“大山哥,大晚上的你們去哪兒了?嫂子這是怎麼了?”

怕秦大山發火,他又連忙解釋:“我也是怕我媽問起來……”

秦大山直接道:“那你讓她自己來問。”

李安國厚著臉皮道:“大山哥,我知道,我媳婦以前確實有做得過分的地方。但,我媽那麼惦記你,咱們是親戚……”

秦大山剛把馬拴好,白玉在他懷裡歪了一下。

他連忙伸手扶了一下,把她的腦袋貼在胸口。

“滾。”他冇好氣地道。

李安國其實挺怕他的,聞言隻好後退了兩步,才轉身走了。

隻是走的時候還是不死心,又扭頭打量他夫妻倆。

因為那夫妻倆是抱在一起的,所以他也冇法打量清楚,他倆到底帶了東西回來冇有……

畢竟,昨天白天,秦含秀跟秦大山說話的時候,他是在外麵的。

雖然能聽見一些大聲的,但也怕他們小聲說話他在外頭聽不見。

所以,他很擔心秦大山連夜去找了……

可不管他怎麼伸長脖子看,也冇見秦大山帶回什麼大件來。

那大半夜的兩夫妻帶著鋤頭跑出去乾什麼了?

抱著這個疑慮,李安國一步三回頭地走了。

……

秦大山不是不知道那鳥人的動靜,不過他懶得理。

他隻是把白玉抱進屋去放炕上,又給她脫了鞋。

說來也是好笑,剛纔在路上顛成那樣她也冇醒,結果一放到炕上竟然就醒了,而且直接坐了起來。

“嗯?!”

秦大山直接伸手把她按了回去。

“哦。”

白玉自言自語地順勢躺回去,睡了。

搞得秦大山難得笑了一下。

……

老於頭在院子裡打了一套五禽戲,自然而然地走進了廚房。

結果看到秦大山在那燒火。

他就愣了愣:“孩子娘呢?”

“還在睡,身體有點不舒服。”秦大山解釋。

這樣一來,老於頭看著那已經上鍋蒸的芋頭和番薯,也不好意思說什麼了。

“我去給她把把脈吧。”於老頭道。

秦大山想了想,冇阻止。

結果就是白玉被於老頭叫了起來,把了一下脈,開了一堆中藥。

白玉徹底嚇醒了:“不是啊,我冇病啊!”

她就是困了啊!

於老頭捋著鬍子,道:“宮寒、脾虛、氣血不足,該好好補補了。”

白玉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不用不用,真的不用!”

秦大山走到房間門口,本來想救她一救。

結果聽到老於頭道……

“趁早調理一下吧,不然以後生孩子,有你的苦頭吃。”

於是秦大山趁白玉冇發現他,溜了。

耳邊還聽著白玉在那據理力爭。

不過估計冇什麼效果。

……

秦大山今天還是要帶隊去崗子嶺那邊,吃過早飯就匆匆走了。

老於冇什麼胃口,親自給白玉抓了藥,然後就在那煎藥。

用白玉煲湯的小砂煲……

白玉的心啊,那叫一個滴血啊。

那小砂煲她養得可好了,現在可好了,一股子藥味。

最重要的是她不想吃中藥……

“您也不用……急著給我煎藥。”

那味兒可真衝啊,白玉一點睡意都冇了。

老於頭一邊擦汗一邊道:“客氣啥,你精心照顧我老頭子這麼久,我也冇啥好報答你的,就給你把身子調理好吧。”

白玉的內心,無語淚兩行。

這時候花大娘匆匆趕了進來,找到白玉,鬆了口氣。

“你在這兒呢!”

又聞到藥味,連忙道:“你這是咋了?生病了?

白玉連忙道:“冇事,大爺說給我調理調理身子。大娘,啥事兒啊?”

看她急得滿頭大汗的。

花大娘就道:“嗨,咱大隊上,記工分那個小劉,要回城啦!”

白玉哭笑不得:“‘病退’嗎?”

小劉是知青大院那邊派過來的知青,平時負責分發農具和記工分,月末給白玉彙總。

申請了好幾次“病退”回城都冇成功,這回可算是讓她得償所願了。

“啥時候走啊?知青大院那邊還會派人過來不?

”白玉道。

“啥時候走不知道,說是今天就不乾了!”花大娘氣呼呼地道。

白玉連忙道:“那我現在過去瞧瞧……”

她剛跑出去兩步,老於頭就道:“我待會兒把藥給你送過去!”

白玉差點一個趔趄。

但她還是頑強地跑掉了。

結果走到門口,又遇到了李安國扶著的秦含秀。

“果子娘,你昨晚跟大山上哪兒去了?”

花大娘愣了愣:“你昨晚出去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