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粟梅小說 > 都市 >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 第185章 姑父的故人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第185章 姑父的故人

作者:白果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3 11:58:20 來源:siluke

-

剛剛換上警服的李田他們很興奮地衝了出來。

“大山哥,怎麼那麼早就回來了?”

然後就看到柔柔弱弱的王曉蓮。

她的狀態很奇怪,好像身體很虛弱,雙腿發軟,有點東倒西歪的。

讓人看著就想要扶她一把。

她似乎想倒向秦大山的方向,但是秦大山已經向前了一步完美錯開。

“這位婦女同誌在路上遇到了搶劫,你們帶進去處理一下。”

說完他就把自己的騾子牽走了。

這直接導致想歪過去扶騾子一把的王曉蓮摔到了地上。

王鐵生跑了第一個,趕緊去把她扶起來。

“姑,姑娘,你冇事吧?”

王曉蓮搖搖頭,扭頭看了一眼一騎絕塵而去的秦大山,眼神有點複雜。

……

這點小插曲壓根冇有影響到秦大山。

他匆匆趕回城郊。

廖所長剛在水溝裡洗了個頭……

又看左右無人,拿出小毛巾解開衣服站在水裡想擦擦身子。

要不是這水流太小,他還想下去洗個澡。

結果就聽到了一陣馬蹄聲,扭頭一看,就看到秦大山有點納悶地看著他。

廖所長:“……這麼快?人送到了嗎?”

“送到了。”秦大山道。

“哦,那趕緊趕路。”

廖所長若無其事那般,從水裡爬了出來,繫上釦子,爬上馬。

秦大山:“噗……”

廖所長:“!!!”

秦大山什麼都冇說。

但廖所長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

因為廖所長身上非常白,天生的!

但是頭臉和胳膊非常黑,形成了明顯的斷層!

平時他是不會輕易脫衣服的,免得被人笑話!

可誰知道他這麼快就回來了!

廖所長想起老趙說過:“這孩子哪兒都好,能力也強,就是有時候氣人了點……”

之前他還不覺得,但最近愈發覺得隻要他在身邊就能把人氣死!

偏偏你還不能罵他,因為他什麼都冇說。

他就在那笑而已!

估計也是實在忍不住了吧!

廖所長忍不下這口氣,隻能隨便尋了個由頭罵他。

“彆給我嬉皮笑臉的!見到首長要莊重!”

“哦。”

“你家不是在辦喪事嗎!你怎麼還笑得出來!”

“哦。”

廖所長一路罵罵咧咧的,秦大山左耳朵進右耳朵出。

又趕了有兩個小時,路上歇了一陣,纔算是到了地方。

……

那是那縣的本地駐軍的軍區大院。

廖所長在門口摸了半天,都冇找到介紹信。

秦大山其實已經看到在哪兒了……

他冷不丁地道:“不會是洗澡的時候掉了吧?”

把廖所長嚇得一個激靈,還好他馬上從屁兜裡摸出了介紹信。

他有點狼狽地瞪了秦大山一眼。

警衛員看過信,又打了一支電話,這才跑過去打開大鐵門,讓他們進去了。

秦大山騎著騾子跟著老趙進去了。

如今大院裡住的多是本地駐軍的領導,是建在半山腰上的。

進門先走了一段山路,然後纔到了一個老式民樓小院附近。

在門口也有警衛員,確認過廖所長的介紹信以後,他們才進了門。

……

來之前,廖所長已經跟秦大山說過了。

今天要見的是蘇政委,已經快退休了,基本在家療養。

所以,進屋,秦大山就聞到了濃濃的中藥味。

想來是當年為國為民英勇作戰落下的舊疾,最近多雨水,所以發作了。

“蘇政委!”

看到坐在沙發上的老人,廖所長連忙帶著秦大山上了前。

“小廖!哈哈,又是騎馬來的吧?看你,跑得滿頭大汗的!”

老人雖然腿上還敷著中藥包,滿頭白髮,卻聲如洪鐘,精氣神非常好。

廖所長有點尷尬,連忙把秦大山往前推了推。

“您要見的人,我給您帶來了。”

秦大山上前:“蘇政委,我是秦大山。”

蘇政委上下打量了一下他。

這年輕人確實是人中龍鳳,萬萬冇想到竟然是土生土長的山區孩子。

而且吧……

他應該是跟小廖一起騎馬過來的吧,竟然隻出了一頭薄汗,和形容狼狽的廖所長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你就是曾大寶的內侄?”

秦大山有點詫異,道:“我老姑父是叫曾大寶。

蘇政委想了想,道:“坐,都坐。”

廖所長和秦大山這才坐下了。

家裡一個保姆模樣的人給他們端了茶。

“你姑父跟你提過我嗎?”

秦大山有點茫然:“我今天才見到您。”

說白了他連蘇政委叫什麼都不知道。

蘇政委瞭然一笑。

他又問了:“聽說,你姑父家在辦喪事?”

“是的,姑父的獨女遇害了。”

“白髮人送黑髮人,可憐,可憐”,蘇政委歎了一聲,“那他以後,有什麼打算,你知道嗎?”

秦大山老實地道:“我和我妻子已經商量過了,以後把姑父和姑母接過來養老。”

蘇政委有點詫異:“你們是這麼打算的?”

“是的,已經商量好了。”

蘇政委看著他的目光頓時就柔和了不少。

其實他之所以打算先把秦大山找過來,就是因為他先查過曾大寶如今的處境了。

從軍中失散之後,他回家做了農民。

本來,以他的情況,他是可以申請特殊津貼的。

而且他還身強力壯,蘇政委甚至還可以把他調到自己身邊做警衛員,以後就在他身邊養老。

但事情壞就壞在,曾大寶那個女兒太作了。

當年鬨運動的時候,據說還是衛兵頭領,狠狠地得罪了一些人。

好死不死,有一位就是現在比較有分量的人物,而且他們兩家還是鄰居。

人家現在已經平反了,冇有主動去尋仇已經是難得。

蘇政委還讓人打聽了一下當年到底是什麼仇。

結果得到的反饋是曾寶珠曾經逼他老母親吃屎…

這麼一來,蘇政委也不敢把曾大寶放在對方眼皮子底下了。

本來把秦大山叫來,就是想看看這是個什麼苗子。

如果能培養的話,就暗示一下讓曾大寶夫妻倆跟著他養老也是不錯的。

冇想到他主動提出了要伺候曾大寶夫妻終老。

蘇政委頓時就通體舒暢,心想,少了利益交換,大寶的晚年也可以幸福一些。

他對秦大山道:“那你老姑父,跟你說過他以前當兵的時候的故事嗎?”

秦大山有點猶豫地看著蘇政委。

“說過,他說打仗的時候,他有個長官差點被猴子撓死……”

蘇政委立刻興高采烈地道:“我啊!我就是差點被猴子撓死的那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