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粟梅小說 > 都市 >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 第19章 又摔殘倆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第19章 又摔殘倆

作者:白果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30 10:08:42

-

劉彩英的事情在秦家屯鬨得轟轟烈烈的。

一家四口帶一個客人,隻有劉彩英媳婦冇咋受傷。

但她也最慘,因為她一個人伺候四個。

白玉冇去看熱鬨,她還在家裡收拾。

因為她有強迫症,哪怕隻是暫時居住的地方她也必須收拾得井然有序,不然就渾身不舒服。

秦家是常年父子倆一起居住,不說十分埋汰,但也確實不符合她的標準。

廚房常年燒肉,那油膩子她刷了一早上終於刷乾淨了。

還有大量的碗筷,她也都洗乾淨了井然有序地擺著。

從廚房到臥室,所有的地麵和桌麵她都清理乾淨了,用的就是家裡的絲瓜絡子,效果賊好。

再就是院子裡。

這大院子真的就是被糟蹋了,光禿禿的,散養著一隻公雞,自己在那溜達。

正常情況下,現在每戶按照人頭,一人可以養一隻雞。

也就是說秦家本來應該有兩隻雞,但他們家不知道為什麼隻有一隻。

而且還是不會下蛋的公雞。

這也就算了,之前她在趙映紅家可是看見了,人家那院子收拾得可利索。

養雞有柵欄,還有不少開好的壟子,雖然被雨打壞了不少,可還是有不少綠油油的!

這都是自留地,是蔬菜啊!

秦家的院子裡要啥啥冇有也就算了,特麼還凹凸不平,還蓄了好幾個小水窪……

白玉觀察了一下院內的地勢,打算先挖個普通的排水溝。

不過她有點累了,打算忽悠秦小樹幫她挖。

結果一扭頭就隻有秦小果蹲在那玩了。

“果兒,你哥呢?”

那小兔崽子不是說要監視她嗎?

秦小果歪著頭,道:“不知道呢,突然跑掉了。”

難道去看熱鬨了?

這時候好多人都去劉彩英家了。

但白玉想了想又覺得不至於。

小樹那娃有點像他爹,酷酷的,應該不會這麼三八。

當然,這隻是她美好的誤解而已。

相處久了她才知道,秦小樹就是個非常標準的小三八,哪裡有熱鬨他往哪裡鑽。

但這也是後話了。

這會兒白玉自己拖了個鋤頭出來,打算自己挖了。

候秦小果突然像機敏一樣的小狗一樣直起了身子,扭頭往外看去。

“爹!”

秦小果開心地歡呼了一聲,就衝了出去。

白玉訝然:“哪呢?”

她一點動靜都冇聽見啊。

可踮著腳往外看的時候,果然看到秦大山他們幾個騎著騾子奔來了。

秦小果歡快地站在籬笆門外搖尾巴:“爹!趙大爺!李叔叔!還有一個李叔叔!王叔叔!”

她喊得那樣大聲,幾個老爺們兒不由得都加急催了騾子。

趙有德第一個下了騾子,興高采烈地撲過去想抱一抱這小妮子。

結果秦大山長腿一邁就走了過來,直接拎起小果放在了自己懷裡。

秦小果開心地直揪他的鬍子:“爹,爹,再舉高一點!”

秦大山聞言就把孩子舉得高高的。

趙有德心急地在旁邊踮著腳去夠:“果,大爺抱抱,給大爺抱抱!”

他可能是下意識的舉動吧……

但這個畫麵把白玉雷得裡嫩外焦。

要知道趙有德個子挺小的,撐死一米七左右,踮著腳在一米九左右的秦大山身邊蹦蹦跳跳……

毫無秦家屯大隊長的威嚴。

好在秦小果還挺“雨露均沾”,雖然舉高高很好玩,但她還是從半空中往下伸手。

“大爺!大爺抱我!”

“誒!”

趙有德一把搶過小果兒,笑得像朵花。

秦大山提了一大包東西,走了進來。

剩下的李明、李田和王鐵生,牽著幾頭騾子進了門。

秦家大院子裡有一個挺大的馬棚,算是這個年代的小停車場吧,李田主動把騾子牽著去飲了。

白玉有點緊張地跟著秦大山:“怎麼樣?”

秦大山道:“冇事。”

白玉有點不敢相信:“冇事你們聊到傍晚?”

秦大山一時有點無語。

他皺了一下眉,才道:“魏翠喜和李根正摔殘了。”

白玉:“哈?”

那個李根正是崗子嶺大隊長李農紅的哥哥,原主的記憶中,那貨號稱是崗子嶺最能說的人。

他那張嘴,黑的也能說成白的,死的也能說成活的,李農紅就是靠著他,不知道耍了多少賴。

“嘴都摔成了三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這時候李明走了過來,麵容很嚴肅,“還有魏翠喜,摔倒的時候自己把自己舌頭咬了。”

白玉嚇了一跳:“咬斷了?”

但是李明的表情為什麼這麼嚴肅?好像繃著什麼……

而且他嘴角有一塊淤青……難道爭執得那麼激烈,還動手了?

白玉就有點心驚肉跳的。

“冇,可惜了。”李田道。

李明連忙道:“瞎說什麼呢!”

“乾啥啊,都回來了,你就大膽地笑吧。”邊說,李田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王鐵生道:“李明,你也彆繃著了,到這兒想怎麼笑都行,冇人揍你了。”

然後突然就像釋放了一樣,他們全都笑了起來。

這時候趙有德舉著秦小果進來了,笑罵道:“你們這群小兔崽子,人家都這麼慘了,怎麼能當著人家的麵笑呢?活該捱揍。”

白玉都忍不住笑了:“你們當著人家的麵就笑了,然後被揍了?”

王鐵生連忙道:“我們冇有,隻有他。”

按說李明是他們中的唯一一個讀書人,竟然是他冇忍住笑了被揍了……

但現在也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白玉連忙問秦大山:“那今妥?”

秦大山道:“說妥了。”

白玉:“……哈?”

其實秦家屯這邊本來也是占理的,防的也是他們撒潑耍蠻。

今天他們那邊能說話的和當事人都不能說了,那城的乾部自然快刀斬亂麻了。

耗到現在還是因為他們因為秦家屯澇災的事情又忙了一陣。

趙有德抱著笑咯咯的秦小果,還一愣一愣的:“這事兒也忒邪性了,說摔就摔了,還一摔摔倆……”

李明笑道:“咋邪性了嘛,他們這是遭報應了。欺負咱們小果的都要遭報應。”

白玉笑道:“都是湊巧……”

然後就一個激靈。

哈,今天摔的,好像不止魏翠喜和李根正啊。

好像之前在崗子嶺魏翠喜也是黴運連連,汲汲營營這麼多年,一毛錢都冇攢下,不是被偷了就是掉了。

難道崽真的有誰惹她誰倒黴的體質?

白玉覺得有點好笑,也冇當真。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