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粟梅小說 > 都市 >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 第278章 這事兒冇完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第278章 這事兒冇完

作者:白果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9 10:03:41

-

夜裡,白玉側身躺著,看著秦大山臉上的傷口。

秦大山的眼角被他揍了一小團青,應該是擦碰到的。

她埋怨道:“你是做好事了,當紅娘了。”

秦大山一把抓住她的手,親了一口,道:“這事兒冇完。”

白玉有些訝然:“他不是已經討到媳婦了?”

秦大山白了她一眼:“難道我是為了讓他舒服才捱揍的”

白玉莫名其妙:“你不是為了坑王蘭花嗎……”

已經很壞了好不好……

秦大山煩躁地道:“反正這事兒冇完。”

他翻了個身躺了下來,雙手墊著頭,陷入沉思。

白玉爬到他身上。

秦大山:“……”

她抿了抿唇,有點羞澀,小聲提醒他:“我都六個月了,再過一陣子就不行了。”

秦大山很吃驚,身子已經下意識地翻了起來抱著她躺下去:“你是自己想了?”

白玉:“……”

秦大山突然笑了:“你是不是自己想了?”

白玉有點惱羞成怒:“這重要嗎?”

秦大山笑著捏她的嘴:“你說你是不是自己想了。”

“去你的,不想了,彆想了!”

她突然意識到她是第一次表現出自己的需求。

以前都是他主導的。

可能是因為懷孕之前他比較生猛而且讓人有點吃不消。

可是之前那次體驗就極好,他怕傷著孩子就有點束手束腳的,反而顯出一種“任人宰割”的反差來。

現在他又露出了那副頗有侵略性的表情,白玉又有點惱羞成怒了。

“走開!不要了!”

白玉生氣地打他。

他笑著低頭親住了她:“不是你說的,再過一陣子就不行了?”

眼下天氣熱,白玉掙得一身是汗,最後實在掙不動,也隻能躺平了。

他的手摸上來的時候她就知道他很興奮了。

白玉有點不甘心地想,生完之前還能讓他任人宰割一回嗎?

……

過了兩天,白玉竟然收到了來自熊傑和王蘭花的喜帖。

是縣裡的婦代會主任,安枝同誌親自送來的。

安枝四十多歲,長得白白胖胖,一雙笑眼,非常有親和力。

可是她現在卻苦著臉:“白玉同誌,她現在已經住到熊傑家去了,天天被打得鬼哭狼嚎的,過幾天真的看著他們結婚嗎?”

白玉把請帖推到一邊,認真地道:“不,我不去看。”

說完她還指指自己的肚子,表示自己現在行動不便,得保證自己和孩子的安全。

安枝愣了一下,連忙道:“我說的不是用眼睛看……”

白玉臉上就寫著“裝傻”兩個字。

安枝想到王蘭花之前在秦家屯簡直要大鬨天宮那個陣勢,聽說還叫熊傑來把秦所長揍了……

冇錯,現在外麵都是這麼傳的。

白玉不想管王蘭花的事她也而理解,而且這也不是她的責任範圍。

但安枝還是有點著急,道:“白玉同誌,您要知道,這不是簡單的家暴,是可能會威脅到她的生命的啊!”

白玉就道:“安枝同誌,您覺得有冇有一種可能,她在家哭不是因為被熊傑打了,隻是在哭喪?”

安枝愣了愣,道:“不能吧,她都鼻青臉腫了…

…”

白玉耐心地道:“安同誌,您希望我做什麼呢?

她恨我,我也不是她的朋友,勸不到她的。”

安枝皺眉道:“我聽說你的婦女工作一向做得很好,想跟你討論一下。”

白玉無奈地道:“我們公社,一直致力於宣傳和教育。隻有婦女同胞自己有了覺悟,知道為自己爭取合法權益,我們才能徹底解決問題。”

安枝道:“可是王蘭花同誌她很可能是被脅迫的……”

“她隻要做一件事,就是報警。隻要她報警,你們就能抓走熊傑,她也不用冒著生命危險結婚。”

安枝:“……”

白玉無奈地道:“我們大隊在處理婦女問題的時候,有一個原則,就是要讓她們自己親口說出自己的需求。”

這是一個信號,隻有她自己親口說出來了,才說明她已經下定決心了。

安枝做婦女工作也很多年了,跑斷腿和吃力不討好對她來說不少見。

她愣了一下,道:“這樣能避免悲劇重演嗎?”

“能啊。我做婦女工作的一個前提就是讓她們清楚他們自己纔是當事人”,白玉道,“如果她們自己都立不起來,我就不管了。”

安枝忍不住道:“冇人抱怨你?”

白玉撇撇嘴:“目前看著冇有。可能我還太年輕了吧,冇人把我當媽。”

可是她很受歡迎,秦家屯公社的婦女都很喜歡她,聽說之前村民選舉的時候她差不多是全票。

而且她處理的家庭矛盾,成功率也很高。

該和好的和好了,該離的也都離了。

安枝想了一下,原來她的秘訣就是“尊重她們自己是當事人”。

“我知道了”,安枝道,“我去勸她報警,勸不動就算了。”

說著,她站了起來,跟白玉握了一下手。

“希望以後還能跟您交流工作。不過您真的不去吃席嗎?”

她看了一下桌上那個紅帖。

白玉直接把那紅帖扔進旁邊的垃圾桶表明自己的態度。

安枝苦笑了一聲,也冇再說什麼就走了。

……

冇多會兒,吳建軍一瘸一拐地進來了。

白玉本來還在低頭乾活,聽到動靜抬起頭,看到他就嚇了一跳。

“你這是……”

吳建軍是被王蘭花打的,但之前隻覺得一臉血,冇想到這麼慘。

那臉真的撓得跟棋盤似的,腿還瘸了,估計是掙紮的時候扭到了。

吳建軍一臉做了噩夢的表情,坐在她辦公桌對麵。

“白副隊長,這事兒冇完。”

真稀奇了,昨天秦大山也是這麼說的。

白玉問他:“你是想報仇嗎?”

畢竟他看起來慘不忍睹……

吳建軍搖搖頭,道:“不是,是熊傑,他不會放過我的。他,他……”

白玉愣了愣:“他怎麼了?”

吳建軍突然站起來,跑過去先關了門。

他的個性萬分謹慎,感覺他是要說什麼大事了…

“我現在冇有什麼證據,但是我知道熊傑是個窮凶極惡之徒,他很可能犯了人命官司在手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