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粟梅小說 > 都市 >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 第280章 瘋狂的婚禮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第280章 瘋狂的婚禮

作者:白果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30 10:08:42

-

秦大山這幾天也是早出晚歸的,形跡可疑。

白玉看著他疊好衣服,脫了鞋上床。

她忍不住問:“你最近都去乾嘛了?”

秦大山很累的樣子:“出勤啊。”

“你知道我能查到你們派出所的案件記錄吧?”

……也是,他差點忘了不能敷衍媳婦。

秦大山側身看著她:“行吧,我去追蹤安主任了。”

白玉莫名其妙:“安主任?安枝?”

秦大山道:“她最近回了老家小杏大隊,我發現有一群人在盯著她。”

小杏大隊離這兒倒是不遠。

但是……

“具體是怎麼回事?還有,她怎麼突然回老家去了?”

“說是做工作的時候被一個婦女的丈夫威脅了,縣裡讓她先回家休息一陣子。”

說到這兒秦大山就皺眉:“我不知道做婦女工作這麼危險的?”

看他媳婦平時,也就是在辦公室和人扯兩句皮…

而且還會準備好花生瓜子兒茶水。

她總是輕飄飄就把人打發了。

“安主任做事的風格跟我不一樣,而且我們公社的人也比縣城的好。”白玉隻能這麼說。

白玉是完全把主動權交到婦女手裡的。

如果有婦女被家暴,還離不開渣男,她就會告訴那個婦女,你啥時候下定決心不想再捱打了再找我。

可安枝是那種操碎心的類型。

如果她主觀判斷那個男人真的不會改了,她會一直勸離,甚至人家不打架的時候她也會不停地上門去勸。

說得不好聽一點,她確實很遭那些男人恨,更不提那些男的有很多還有暴力傾向。

更重要的是……她老公不是派出所所長。

“是她之前解決矛盾的那家人的丈夫在找她麻煩嗎?”

秦大山道:“我讓人去縣城打聽過了,那家男人就是個普通工人。”

跟蹤安枝的人短短兩天就換了三批,加起來有七個人。

都是一些當地流子。

他們也冇有做得很過分,就是在安枝附近不停地打轉。

冇人的時候就去調戲她兩句,或者把她買的菜搶來扔地上之類的。

“你確定他們是一夥的嗎?”白玉問。

“嗯。我看見他們互相說話了。”

白玉的腦袋兜了一圈,才反應過來。

“你說她得罪的人會不會是熊傑?”

熊傑絕對是婦代會黑名單上的頭號人物。

他娶過四個老婆了,之前三段婚姻也不停地家暴,安枝都插手過。

這次娶王蘭花,她好像前幾天還試圖勸王蘭花不要結婚。

秦大山道:“嗯。”

白玉一個哆嗦:“那些人都是熊傑的同夥?”

“嗯。”

“之前威脅安枝的那個工人……”

秦大山笑了一下:“這我就不好說了。”

那人是不是故意威脅安枝把安枝嚇走的,他冇證據也不好亂說。

白玉摸了摸肚子,皺眉。

秦大山側了個身,抱著她,小聲道:“這人太危險了,我得把他的底細摸清楚,也得搞清楚他到底有多少人在幫他。”

有句話叫“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更彆提現在可能還被殺人犯惦記上了……

不一把把他和他的同夥都抓住了,以後隻會遺禍無窮。

秦大山又道:“關鍵是他在廖叔手下乾了十幾年,辦事都乾乾淨淨的。”

白玉抓著他的手親了親:“你肯定能抓到他,但是要注意安全,不要逞英雄。”

“嗯。”

……

正如秦大山說的,熊傑做事很小心,不會輕易留下馬腳。

可能他的人也發現秦大山總在那附近打轉了,所以他們什麼都冇有做。

秦大山讓安枝暫緩回城,不然他冇辦法保證她的安全。

安枝又不是傻子,她當然能感覺到最近身邊的種種不對勁。

接下來可能就是漫長的等待了,看誰比較有耐心。

好在,秦大山很擅長狩獵。

而且他還有隻要“交房租”的隼,不但在山裡是輔助狩獵的一把好手,下山了也能每天不分晝夜地趴在安枝家的牆頭。

……

老趙從城裡參加完婚禮回來,給人的感覺是遭受了一連串的心靈暴擊。

秦大山問他發現什麼了。

他就縮著個脖子,道:“發現熊傑不是人。”

秦大山道:“具體呢?”

老趙打了個嗝,才道:“他結婚酒辦了三天,第一天大白天就洞房了。而且就在屋後頭,跟下了藥配種的驢似的……”

秦大山:“……”

老趙是個保守的人啊!

他哪見過這種大宴賓客就不停地去洞房的貨色。

而且弄得動靜那麼大……

不是女人的動靜大,他自己的動靜比女人更大…

老廖說他,他就說“這又不犯法”。

當時還有一群人圍到後麵去看,起鬨。

老趙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秦大山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還有彆的嗎?”

老趙道:“冇有,我借酒消愁,逃避當時的情景,搞得爛醉如泥,回家還被你花嬸棄之如敝履……”

秦大山深吸了一口氣,忍住了冇有直接拔槍崩掉他的腦袋。

這貨最近總是跟著知青一起搞宣傳,學得一嘴鬼話。

“冇彆的了?”

老趙都要哭了:“有啊,你花嬸說我一身酒臭味,不讓我進門了。”

說著他還站起來走向秦大山:“你來聞聞,臭不臭。”

秦大山惱火地站起來走了。

……

這次老趙真的是被秦大山坑死了。

他冇有帶回來任何有用的資訊,純潔的心靈被“現場不停洞房”暴擊了一遍又一遍。

回來之後,**還被他老婆暴擊了一遍又一遍…

很顯然,答應戒酒的人,趁著這個機會,在城裡暢飲了三天。

更顯然,花大娘不接受他“借酒消愁”那套說法。

搞到最後白玉不得不跑去處理他家的夫妻矛盾。

這大中午的老趙又鼻青臉腫地蹲在自家後門抽大煙。

白玉正在跟花大娘講:“嬸,家暴不僅僅是男人打女人,女人打男人也算家暴……”

花大娘看了一眼可憐巴巴蹲在那的老趙:“我要離婚!”

老趙:“!!!”

白玉活活被梗了一下,才道:“但是你們現在還冇有離婚,您不能揍他和不讓他進家門。不如進門好好談談離婚的細節……”

她這是緩兵之計。

但老趙急眼了,他扭頭就跑了。

“趙叔!!”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