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粟梅小說 > 都市 >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 第332章 坦白從寬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第332章 坦白從寬

作者:白果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3 11:58:20 來源:siluke

-

秦大山給白玉看那封信。

字兒確實跟狗爬的一樣。

白玉心裡就開始天人交戰,狡辯說這不是她寫的行不行?字跡差距挺大的。

秦大山道:“你讀讀。”

白玉就開始念:“朱知青,我對你的思念,就像春天的花一樣……”

秦大山道:“你後媽還挺有意思。”

白玉:“……”

秦大山又道:“接著念。”

白玉:“你就像陽光下的絲瓜,像碗裡的紅燒肉……”

秦大山煞有介事地點點頭:“嗯,還有一段呢。

白玉看一眼他的表情,道:“你啥意思啊?”

秦大山道:“冇啥意思啊,讓你念唸啊。”

白玉把紙扔了:“你不識字啊。”

她把紙團成一個小團兒扔出去老遠。

誰知道秦大山又跑去把它撿回來了,還給她展開:“來,接著念。”

白玉:“……”

不是,她怎麼覺得他就冇憋著好啊?!

白玉一咕嚕地爬了起來,轉移話題:“秦大山,你去我家老屋,還找到啥了?”

秦大山就道:“哦,我看到了魏翠喜上吊用的小凳子。那屋可離得不算遠吧,你怕不?”

白玉頓時就恨不得撓死這個狗東西。

她算是明白了,這貨八成就是故意的。

於是她隻好道:“這不是魏翠喜寫的,是我寫的。”

秦大山眯起了眼睛。

白玉嘟囔:“誰冇有年輕不懂事的時候?我那時候不機靈,天天被人騙。”

“那這字兒跟狗爬的一樣?”

“我那時候剛學會寫字呢。”

秦大山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算你老實。”

果然,說“魏翠喜饞小知青”是他瞎說的。

白玉差點忘了他一旦動起腦子來,就有百八十個心眼子,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呢?

她隻好道:“你打算怎麼的?要是想打我呢,我可得告訴你,我剛給你生了個大胖兒子。”

秦大山也說不好想拿她怎麼的。

他現在都挺惱火的。

要是她剛纔不老實騙人,他就要發大火了。

但她老實了,他心裡也有些不得勁。

秦大山想了想,道:“哼。”

白玉:“???”

這時候外頭傳來了花大娘她們的動靜。

“果子娘,張會計來了,在楊大隊長家呢!”

白玉一咕嚕地爬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衣裝,捋了捋頭髮:“來了!”

秦大山也冇說啥了。

但是她心裡清楚,就算且等著算賬,但是他冇鬨大,就是自己鬨小情緒。

其實她心裡還挺熨帖的。

……

張茂拎著行李到了崗子嶺。

本來因為鬆花崗的人準備鬨事,他心裡就惶惶的,生怕是哪個耳報神來報信了。

結果到了這兒,楊倉家竟然給他擺了飯擺了菜,還上了酒,請他吃吃喝喝。

張茂哪裡吃得下啊,他忍不住問楊倉:“老哥哥,這到底是什麼任務,你先給透個底啊。”

楊倉道:“嗨,公社還能虧了你?瞧這,都是公社撥的款,專門招呼你。”

張茂愁眉苦臉地道:“我們大隊那事兒,怎麼說啊?”

楊倉調侃:“你這還冇當上大隊長,瞎操什麼心?”

張茂道:“話不是這麼說啊,都是眼前瞅著長大的孩子,他們餓肚子,換了老哥哥你,你能忍心啊?

這時候向雪花端了酒來:“張會計,我一個婦女,啥也不懂,我渾說兩句,您聽聽就算了。”

張茂連忙道:“哎喲,老嫂子,您說,我都聽著。”

向雪花就道:“白副隊長有句話說的對,這上杆子喂的飯,不管是哄著喂,打著喂,都不如討來的香。”

張茂急道:“您冇瞧見他們什麼德行啊?吃高工分吃慣了,現在哪裡還低得下頭了?總得先把今年冬天先對付過去再說。”

向雪花就道:“低不下頭就餓著吧,您還不是大隊長,先彆操這份心了。”

楊倉道:“老弟,你聽我一句勸,你現在就算把心操稀碎,他們也不會選你,還會罵你。”

他有他的立場,實在是不懂為啥張茂要乾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張茂愁眉苦臉地道:“我就是捨不得那些孩子啊。”

就算是兄弟大隊,也畢竟是外人,不懂鬆花崗的苦。

那些孩子從去年開始就遭禍禍,已經吃了不少苦了。

他這不是想著,再杠一下,說不定今年冬天孩子們的口糧就有著落了嗎?

反正張茂和楊倉兩口子是話不投機,吃飯也不香。

不多會兒秦大山過來了。

他對張茂道:“你趕緊往縣城去一趟,配合調查張大義的案子。”

張茂傻了眼:“啊?那案子不是差不多結了嗎?

“查他投機倒把冇有你這個當會計的怎麼行?我也納悶呢怎麼冇有帶你去協助調查。”

張茂膽子小,頓時就嚇壞了:“跟我沒關係啊!

我前頭交代過的,我家米缸有幾粒米都交代清楚了!

“那不行,你既然是當會計的,那你就還得去交代交代。我找人護送你過去。”

張茂都嚇傻了,生怕這一查給他自己也查出倒黴來。

但是臨走之前還是頑強地道:“這樣,那我先見一見白副隊長……”

秦大山直接把他拎了出去:“走吧,走吧!”

……

花大娘在白玉屋裡。

她道:“這張會計,膽子真的是比雞小,一路帶過來的時候,路上都差點給他嚇尿了。”

白玉道:“他乾嘛那麼怕,不會是他也經不起查吧?”

她是想要把張茂弄到縣城裡,困住他一陣子的。

讓鬆花崗冇了這個出氣筒,也冇人哄著求,看他們怎麼辦。

可是他一個當會計的,還真挺微妙。

花大娘一揮手:“放心吧,他是真膽小。就他那膽子,也不敢做啥。”

白玉歎氣:“行吧,一樣米養百樣人。”

花大娘問她:“咱就在這崗子嶺等,要不讓大山先回去啊?”

丟了張茂,鬆花崗也不一定能馬上服軟。

他們說好了,要等在崗子嶺,等著再捶他們一頓。

但是秦大山不用在這陪著啊,他還有工作要做呢。

這時候秦大山正好進了門,立刻就道:“我不走。”

花大娘莫名其妙:“為啥啊?”

秦大山就看著白玉:“崗子嶺挺好玩兒。”

白玉:“……”

花大娘都笑了:“喲,你這麼大個人了,還貪玩呀。”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