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粟梅小說 > 都市 >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 第334章 這“情敵”是大冤種啊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第334章 這“情敵”是大冤種啊

作者:白果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30 10:08:42

-

白玉聽說是鬆花崗代表來了,也是一身的勁。

她趕緊帶著人跑到了楊倉家。

花大娘一看到卓燕,都笑了:“喲,是你啊。”

卓燕看見她,還是有點慫。

但是想到自己今天也是“有備而來”的,心裡又有了幾分底氣。

她道:“就是我啊,我是我們大隊選出來的,能代表我們大隊的利益。”

白玉走到秦大山身邊,剛坐下,聽了這話,就笑了。

“行,那就是一錘子買賣了。”

卓燕還一愣一愣的:“啥意思?”

“意思就是不管今天咱談成啥樣,就這一錘子了,你能負得了這個責任嗎?”

卓燕頓時就感覺到了壓力。

她不服氣地把朱勇往前推,對白玉道;“白副隊長,您瞧,這是誰啊?”

白玉扭頭看了一眼。

看那打扮好像是科研院的,個子比卓燕還矮,撐死一米六。

瘦不拉幾,戴著個厚厚的啤酒瓶底似的眼鏡,一嘴齙牙。

白玉挺困惑的:“您是?”

秦大山看了她一眼,心想不會吧,幾個人能長成這齙牙大眼鏡的矮子樣,她都忘了?

他就腦補:哦,是怕我生氣,裝不認識呢。

於是他舒服了些。

朱勇也挺茫然的:“同誌,您好,我是科研院的知青朱勇。”

卓燕一看這個情況,他倆怎麼互相不認識了?

她趕緊道:“白副隊長,這是朱勇朱知青啊!以前在崗子嶺插過隊的,您不記得了?”

白玉還真仔細想了想,然後道:“不記得了。”

卓燕心想你就裝!

她有點急起來了,抓住朱勇,道:“她是白玉啊!以前崗子嶺的白玉!你忘了?”

也是急了,所以就忘了,白玉是改過名字的。

她以前在崗子嶺的時候,叫白玉秀。

自從回到秦家屯,她就把戶籍上的名字都改了成“白玉”,用的理由是要和過去一刀兩斷。

而整個秦家屯都是支援的。

朱勇恍然大悟:“哦,原來是您啊!”

卓燕鬆了口氣,心想終於想起來了?

結果朱勇激動地上前去跟白玉握手:“您就是公社副大隊長白玉啊!我聽過您,我們科研院的女知青經常都在議論您,還說都想到公社去工作!”

卓燕:“……”

白玉終於對上號了,一邊在心裡罵原主,一邊笑得滴水不漏:“客氣了。”

卓燕就急眼了,抓著朱知青使勁搖:“你看清楚啊!是她啊!該不會她現在肥了,你就不認識她了吧!”

嚴以蘭就大為惱火,不顧自己年紀和職位都最小,直接站了出來。

“你們鬆花崗,一個個不但好吃懶做、妖裡妖氣,嘴裡還不乾不淨!再胡說八道,我撕了你!”

卓燕傻了眼:“關你什麼事?!你是個什麼東西……”

白玉煩了,直接拍了桌子:“她是我們公社的出納員!你到底是來談你們過冬的事情的,還是來談我胖不胖的?!”

嚴以蘭實在好惱火,竟然直接從白玉身後衝了出來。

“我告訴你啊,我們白副隊長,她是為了當媽媽才胖的,不是好吃懶做,吃高工分,薅集體羊毛胖的!”

白玉:“……”

“她懷孕的時候也冇有放下工作,東奔西走的還弄得先兆流產!”

“還在醫院生孩子就在為你們大隊婦女亂吃藥害小孩的事情奔走!”

“現在剛出月子冇多久,就到這個地方來見你們這群臭狗屎!”

“你們以為你們燙個頭就漂亮了?作妖就漂亮了?!我呸!我告訴你們,胖是一時的,醜是一輩子的!”

“還叫她死肥婆,你們這群燙頭精!”

卓燕被她噴了一臉,頓時大為火光,直接就撒潑了,撲過去揍她:“你說誰是醜呢?!說誰呢?!”

嚴以蘭也不慫的,這段時間在花大孃的帶領下也學習了不少格鬥技巧。

卓燕撲過來她也不躲,反而抱了上去,張嘴照著人家額頭就咬。

咬得卓燕嗷嗷慘叫,掙又掙不開,兩條胳膊在空中亂揮。

白玉想著要不要攔呢。

結果花大娘帶頭哈哈大笑:“說得好啊,可不就是一群燙頭精。”

其他人也都跟著笑。

楊倉兩口子本來還想攔一下的,見狀又坐回去了。

隻有朱知青在旁邊急得團團轉:“哎喲,哎喲不要打架……”

結果卓燕一抻胳膊打掉了他的眼鏡。

他立刻就慌了,趴在地上開始到處摸。

“哎喲,我眼鏡呢,眼鏡呢?!”

那場麵可樂嗬,看得大家都笑了。

花大娘先上前拉架的,眾人才動了一下。

白玉就扭頭看了一眼一直冇吭聲的秦大山。

卻見他一直饒有興致地看趴在地上找眼鏡的朱知青。

朱知青的手剛摸到眼鏡,就慘叫了一聲。

卓燕後退了一步,然後就踩到了他手上,連眼鏡也踩爛了。

朱知青都要哭了:“哎喲,眼鏡誒!我的眼鏡!

冇有眼鏡我就瞎了啊!”

秦大山樂壞了,趁亂就對白玉道:“給他寫情書?”

白玉惱火了,喊了一聲:“以蘭!”

剛纔一群婦女都拉不動的嚴以蘭,這會兒倒是立刻鬆手了。

卓燕的頭髮被她扯成了鳥窩,腦門上好大一個牙印。

她伸手一摸,就坐在地上“哇”地一聲哭了。

白玉不理她,趕緊道:“快把朱知青扶起來!”

朱勇也忒特娘冤了。

這一看就是被卓燕給忽悠來的,估計還一頭霧水呢,還被踩碎了寶貝眼鏡。

朱勇哆哆嗦嗦地拿著他的爛眼鏡,委屈得像個齙牙的孩子。

“我得配眼鏡啊!不然我連門都出不了!哎喲,卓同誌,您這是乾嘛啊!把我叫來這到底乾嘛啊!”

這時候秦大山就說話了。

他道:“是啊,鬆花崗大隊來談他們過冬的事情,你一個科研院的知青,是來乾嘛的?”

朱知青傻了眼,瞪著倆眼睛跟睜眼的瞎子似的:

“我不知道啊!我是去鬆花崗,跟卓同誌談親事的。

我倆相親了啊!”

秦大山就道:“哦,那你的眼鏡是她踩爛的,你還要叫她賠不?”

朱知青:“……”

秦大山還道:“這賠了錢,親事估計就不成了。

不賠,三個月的工資,你不心疼?”

卓燕氣得大叫:“朱勇,你這個老光棍,敢叫我賠錢!”

朱勇尷尬地縮了縮脖子:“三,三個月的工資啊……”

頓時大家又都看上了朱勇的笑話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