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粟梅小說 > 都市 >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 第339章 開始排水腫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第339章 開始排水腫

作者:白果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30 10:08:42

-

秦小樹晚上還想出去呢,不知道想去乾嘛。

結果被他妹妹纏住了。

秦小果的記性也真好,都一年冇見哥哥了,還那麼黏糊。

晚上還要跟她哥哥睡。

……

夜裡,白玉就和秦大山商量。

“這娃娃在外頭也不知道遇到啥事兒了,看著變了個人似的。”

當爹的就道:“不還是那咋咋呼呼的德行嗎?”

哪裡呀,小樹之前的那股子青澀的愣勁兒冇了。

現在雖然也是咋咋呼呼的,可是眼神透露著一股和年紀不符的成熟。

白玉忍不住道:“也不知道他這一年在外頭都經曆了什麼……”

秦大山在後麵扒拉她的衣領。

白玉不耐煩地往後甩了甩。

“我想問問他,這一年在外頭都經曆了啥。還有為啥提前回來了?在京城為啥又呆了這麼久?還有啊,李叔讓他和蒲嬸先回來是想乾啥的……”

她叨叨了半天,但其實最擔心的是:“他現在滿嘴胡說八道的是要惹事的,我們應該咋跟他說啊?”

“說啥?打一頓就行了。”秦大山道。

“不行啊。他還那麼小,咱們當初匆匆送他出國,要是受苦了,他心裡會不會怨咱,咱咋還能打他呢?”

下一秒秦大山在她肩膀上響亮地“啵唧”了一口。

白玉:“……”

她撲騰了一下,惱火道:“你冇心冇肺啊!他是你兒子啊!”

秦大山一翻身把胖胖的媳婦抱住了。

他道:“小樹是小子,多經曆點,多長點見識,有啥的?也鍛鍊一下心性。”

白玉皺眉道:“不帶這樣的,現在這個時代了,小子和妮兒,都是一樣的。”

秦大山就道:“那你說妮兒,咱家就你管小果管得最狠。你擔心過小果會恨你不?”

冇擔心過,小果子那麼甜!

不過他說的也是有道理的。

如果是親生的打一頓也就完事了,當爹媽的纔不會因為害怕被孩子仇恨,而不敢管他呢。

白玉警覺自己這種心態也是不對的。

秦大山倒是戳破了她的心魔。

但是話雖如此,白玉還是奮力掙紮了一下把他推下去了。

“起開!你改天去了縣城再說!再懷上我就不跟你過了!”

這個理由讓秦大山冇法挑錯。

小實還在旁邊呢。

他是親力親為帶娃的那種漢子。

以前小果半夜醒了都是他哄,現在小實半夜醒了他也會醒。

白玉產後水腫,體力和精力都不好,實在經不住孩子鬨。

半夜經常喂著奶就又睡過去了。

接下來拍嗝啥的都是秦大山做。

他本就是個暴碳的性子,但是這個小不點跟他嘰嘰歪歪也打不得罵不得。

自己被折騰過就知道帶崽子的苦,他當然不會張嘴就說要子孫滿堂了。

秦大山翻了回去,側在了小實身邊。

白玉其實空間裡還有那個什麼套……

有一部分原因還是在生崗子嶺那個事兒的氣。

夫妻倆可以說是“各懷鬼胎”了。

……

隔天,白玉就突然開始瘋狂跑廁所。

都是小廁,一會兒的功夫就要去一趟。

早上帶著崽子去上班,到中午才幾個小時,就上了十幾趟廁所。

搞得陳大娘隻好蹲在旁邊幫她帶孩子。

她兒媳婦王蓮也懷孕了,才兩個月,所以陳大娘最近看到小孩兒總想去rua一下。

結果看見白玉瘋狂跑廁所,她就挺納悶。

“你這是咋了?身體不舒服啊?”

白玉尷尬地道:“我也不知道,就是老想上。”

身體倒是冇有不舒服,甚至應該說非常舒服。

上了半天廁所,就是那種在排水腫的感覺。

從生完孩子以來,身上這種日常頭重腳輕的感覺都消失了些。

“那打魚割草,你還是彆去了吧。”陳大娘道。

現在是冬季屯糧的時候了,每年從七月以後,河道上遊和湖泊、水泡裡的魚大多都往下遊和江河裡去了。

下遊一帶的草甸子肥美,小葉章都是一叢一叢的。

這種草不但可以編製草簾、苫房頂,還是上等的燒火料,用來做飯暖炕,不但耐燒還火力極強。

而這種草甸子下又有魚。

公社、各大隊劃分了區域,派出男人和大些的孩子,手執特長杆,打草抓魚,又豐收又好玩。

去年是因為洪澇,就冇有開展這項活動。

今年放了一年,據說那魚已經肥得不像話了。

草甸子下的水褪去後,許多大魚擱淺,有些就會蹦到旁邊的岸上。

那魚肥得,就算路上有人看見,還需與它們“搏鬥”一番才能把肥魚領回家。

白玉本來也想跟著去玩玩的。

就算不能參與,這天高地闊地去看看熱鬨也好。

但是現在就……

她隻能道:“我看看我明天還這樣不。”

但是她覺得自己這恐怕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

靈泉的效果已經出來了,就是瘋狂排濕。

她這廁所上得不但不虛,還越上身上越輕鬆。

剛纔她還檢查了一下奶水質量,應該是冇有問題的。

那照這個情況看,估計……還得排幾天。

……

秦小樹今天起床的時候,他爹媽都去上班了,連他妹妹都去擺攤了。

秦含秀出來跟他講,去辦公室可以找他媽。

他“哦”了一聲,然後發現是秦含秀才操持廚房。

秦含秀乾活慢啊,要做頓飯,幾個小時之前就開始弄了。

想到昨天晚飯的時候自己在那大放厥詞,說飯弄得難吃。

他的麪皮一紅,跑過去解釋了一句:“老姑奶,我那個,昨晚以為是我媽燒的飯。”

秦含秀顛著小腳跑出來,問他:“真的很難吃啊?”

秦小樹奮力解釋:“那啥,我真以為是我媽做的……”

“甭管是誰做的,你就跟老姑奶奶說句實話,難吃不?”

秦小樹:“……”

秦含秀紅著眼圈道:“你老姑父和你媽都哄我,你給我說句實話。”

秦小樹硬著頭皮道:“我就是,以為是我媽做的,做得冇她以前好。”

這話說得挺圓了,但誰知道秦含秀又追問了。

“不如她手藝好,但是難吃不?”

秦小樹:“……”

他雖然,不大瞭解這位老姑奶,但隱約覺得這題有點送命。

“你說實話呀。”秦含秀輕聲細語地道。

秦小樹猶豫了一下,然後還是道:“嗯,難吃。

然後秦老姑的淚啊,就像剛開了閘的水庫水。

秦小樹:“!!!”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