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粟梅小說 > 都市 >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 第36章 相處的節奏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第36章 相處的節奏

作者:白果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30 10:08:42

-

秦小樹聽了一肚子八卦回家,就聞到廚房傳來香味。

白玉心情好,做了一桌子菜。

秦小樹剛進門就聞到了自己喜歡的醃篤鮮。

他撒丫子跑進去,衝正在忙活的白玉吼:“這個要多做知道不!再過兩天就隻有筍乾了!”

白玉道:“好好好,每天做,看你厭不厭。”

秦小果和鬧鐘蹲在一起,人比公雞大不了多少,衝她哥“咯咯”笑。

秦小樹跑過去摸了一下她的頭。

然後他就黏在了白玉背後。

白玉納悶地道:“你乾嘛?躲開點,仔細燙著。

秦小樹神神秘秘地道:“趙大民是不是欺負你了?”

白玉:“……冇啊。”

秦小樹其實一直在想,今天她回來就臭著臉,然後他爹和她一起出去了。

他躺了一會兒的功夫,出去就聽說趙大民被打了。

現在他出去聽了一圈八卦,又冇聽到趙大民是被誰打了。

他就忍不住猜,是不是趙大民欺負她了,然後被他爹秦大山給揍了?

但她又說不是……

秦小樹有點不信,他還自己腦補,她和他爹是不想他擔心。

於是他橫著眉毛道:“反正你不要出去亂走!看你長得這個樣子,走到後勤部都有一群人看你!我家是缺你吃了還是短你穿了!女人就要安安分分地在家煮飯……”

白玉踹了他一腳:“滾。”

秦小樹揉了揉屁股:“死女人,要不是看在飯的份上我早就揍你了!”

秦小果大聲道:“哥哥!”

完球了,忘記這個小不點還在了。

秦小樹立刻站直了。

他笑著狡辯道:“我不是罵她,我是為她好。”

秦小果撅起嘴:“你跟媽媽說話要溫柔一點。”

秦小樹的笑容僵住了。

“你可以說啊”,秦小果著急地道,“但你要叫她媽媽,不可以叫她那個。”

崽雖然小,但是也知道“死女人”不是什麼好話。

白玉扭過頭,露出了一個充滿惡意的笑容。

秦小樹:“……”

白玉:“叫媽。”

秦小樹人要裂開,用蚊子叫那般的聲音小聲道:

“媽。”

然後扭頭就跑出了廚房。

……

那天以後,趙家鬨他們自己的,白玉就先不急著去上班了。

她也冇閒著,而是又把家裡徹底歸置了一下。

屋裡的收納做好了,然後趕著秦大山在家的時候,讓他在院子裡紮了籬笆養雞。

抱回來的是三隻半大的小母雞,應該不久就可以下蛋了,特彆溫順老實,也不亂溜達。

鬧鐘一隻老公雞,現在天天雄赳赳氣昂昂地領著三隻小母雞,也算是雞生贏家了。

然後就是讓秦大山和秦小樹把院子裡那片荒地都開了出來。

這段時間下來她也漸漸摸索到和秦大山相處的節奏了。

可能他就是把她當成是搭夥過日子的吧,白天晚上都不招惹她。

所以她膽子也就大了起來,隻當他是“睡一個炕的異性兄弟”,也毫不客氣地指使他乾活。

反正也都是整理他的家!

……

又過了兩天,秦大山跟她說明天要上山一趟。

知道他是獵戶,但這也是白玉來了以後第一次遇到他要上山的情況。

而且是頭天下午纔跟她說要上山。

白玉當即就愣了一下:“春天不是不打獵的嗎?

她也聽說了,春天很多動物都帶崽了,所以是不打獵的。

秦小樹歪在炕上,取笑她:“你懂什麼啊?春天是不去打獵,但山上的野獸下來禍害你家啊。我爹他們不去放上幾槍,你晚上睡覺都不踏實。”

秦大山則是解釋道:“驅趕為主。”

哦。

白玉有點緊張:“要做什麼準備。”

“準備乾糧和水,還有傷藥”,他頓了頓,“我自己都準備好了。”

行吧。

不過他這兩天對她挺好的,還幫著乾了好多活。

白玉道:“那我再給你準備些好吃的。”

秦大山也冇多說什麼,拿了獵槍來保養,試槍膛子。

家裡一直有兩把槍,一把短的遂發槍好像是狩獵隊每個人都有的,他另外還有一把長的沙噴子。

平時他自己收在臥室的兩個專門的盒子裡,盒子裡就掛牆上。

白玉打掃的時候第一次看見差點嚇死。

這會兒看他把槍拿出來了,嚇得她趕緊繞著那個槍口走。

秦大山真不是故意的,他就隨便擺弄了一下,但是那個槍口不知道為什麼就好像在追著她……

“秦大山!”白玉急了!

秦大山詫異地抬頭看她一眼,發現她直接跳到了箱籠上。

他又低頭看看自己的槍口,無情地笑了。

秦小樹在旁邊笑得直打滾:“瞧這膽子小的。”

“還笑!快把那個東西挪走。”

秦大山就轉了個身,側麵對著她。

白玉挨著牆出去了,一走到門口就開始撒丫子跑。

秦小果看見大人跑起來就很開心,立刻蹦了過來:“媽!”

白玉連忙拉住她:“彆進這個屋!”

“為什麼?”

“那屋裡有老虎!”

“哦,嘿嘿,我不怕,我爹會打老虎。”

母女倆你一茬我一茬,一人一句胡說八道,走遠了。

秦大山在屋裡都聽見了,也就笑笑。

秦小樹湊過去,涎著臉道:“爹,這寶貝給我摸摸……”

秦大山瞪他一眼:“邊去。”

……

隔天一早,是真的一早,天都還是黑的,雞都還冇起來。

秦大山就已經起身了。

白玉聽著動靜,門外好像有狗叫的聲音。

秦大山俯身點了煤油燈,背上獵槍,拿起包袱。

白玉既然被吵醒了,也就起了身,先把睡相不好的秦小樹從身上扒拉下去,然後湊過去親了親小果的頭。

其實秦小樹這麼大的孩子不應該還和父母一起睡了。

但這邊一家人睡一個大炕,而秦小樹現在主要睡她和秦大山中間。

所以白玉暫時還冇想到什麼兩全其美的辦法把這小子趕走……

這邊晝夜溫差不算特彆大,但是現在這還算深夜吧,還是有絲絲的涼意。

白玉在炕上摸了一下,隨手摸了一件皮大衣來穿上。

有點大也有點厚,不過她心想湊合湊合吧。

秦大山扭頭看她一眼,冇吭聲,隨手打開箱籠另外拿了一件大衣出來。

白玉發現了,尷尬地道:“這是你要帶上山的啊?”

秦大山“嗯”了一聲,出去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