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粟梅小說 > 都市 >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 第374章 再見吳建軍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第374章 再見吳建軍

作者:白果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30 10:08:42

-

除了沿海城市在進行改革,本地其實也已經有動靜了。

年前,那縣已經放出了風聲來,成衣廠效益不好,希望改成股份製。

葛副縣長打電話給白玉,告訴她:“我可是悄悄透訊息給你,所以你們秦家屯有想法冇有?”

白玉打了個哈哈:“今天天氣真好啊!”

葛副縣長懵了半天。

然後他不死心地把話挑明瞭:“相比引入外資,我們比較想往下沉,我知道去年你們秦家屯多少都掙到錢了,如果可以公社合資,然後你帶隊管理……”

白玉道:“葛副縣長,不是我們不給您麵子。而是我們都是鄉下人,怕管不了那個廠子。”

老趙在旁邊急得直跳。

葛副縣長氣壞了:“你們不是改了公社嗎,怎麼就是鄉下人了?!”

白玉嘟囔:“不是嘛,您摸良心,我們能管得了那群人嗎?”

成衣廠以前是國營的,都是吃商品糧的老工人,老乾部。

平時看見他們這些“鄉下人”都是趾高氣昂,高人一等的。

葛副縣長試圖忽悠她:“秦家屯短短的時間發展得這麼好,你們的能力還是可以的……”

白玉道:“說到這個,我想跟您說一下,這個我們這邊的做膏藥的不是也有一個小團體嗎?擬改成股份製了您看行嗎?”

葛副縣長:“……”

“還有我們這邊的運輸隊啊,我覺得專門成立一個運輸公司也不錯,您看也改股份製行嗎?”

葛副縣長:“……”

“哦對了,我們那個北廣場啊,我想劃出去一片地方專門做成商鋪好啦,您看……”

葛副縣長頭痛地道:“行了行了,我是聽明白了,你是看不上我們成衣廠。”

“說到成衣廠,我們打算自己開一個,我們有挺不錯的小裁縫,到時候這個事情還得讓您幫幫忙……

葛副縣長徹底無語了。

他最後又道:“反正你就是看不上我們。”

有點賭氣,有點委屈。

白玉硬著頭皮道:“嗯。”

葛副縣長:“……”

白玉尷尬地道:“我也是跟您坦白了說不是?總比釣著您的胃口好。”

葛副縣長想了想,竟然道:“也是,你還是實誠。”

白玉:“哈!”

等掛了電話,老趙擦了擦一腦門子汗。

“你作死啊!乾嘛這麼跟他說話!我們好多事兒都拿捏在他手裡等批呢!”

白玉道:“急啥,現在大夥兒都在搶天時,釣著他回頭咱又不乾,他更要恨咱。再說了,秦家屯公社不是他的轄地?咱做出成績了他不是一樣香,乾嘛勒死在那個成衣廠。”

老趙搖搖頭,道:“你就慶幸吧,冇遇上一個小心眼的領導。”

白玉撇撇嘴:“葛副縣長是大氣的,不像我,是個小氣鬼。”

老趙:“……”

他知道白玉又在提要削減縣醫院的膏藥訂單的事情。

趙青青最近那個膏藥賣得非常走俏,以前半個月補一次貨,結果最近隔天就會要一次。

白玉覺得這個訂單量有點問題,死活不肯再加單。

老趙說了她一句“小氣鬼”,冇想到她記到現在。

他摸了摸鼻子,道:“這事兒不是已經讓人去查了嗎?說不定是你想多了,就是賣得好。”

白玉嗆了他一句:“現在一點跌打損傷就上醫院買藥的人有多少?除非整個那縣的人都瘸了。”

……

今天一早,嚴以蘭就領著趙青青上縣城了,劉小錘駕車和保護。

白玉叫停了縣城醫院的加單,趙青青人還是懵的。

嚴以蘭在車上就給她解釋:“嫂子說了,咱們這個膏藥的銷路不在本地,尤其不在那縣縣城,突然賣得這麼快是不正常的。”

趙青青奇怪地道:“那是被誰買了?”

“不好說”,嚴以蘭想了想,道,“比較壞的可能是有人投機倒把。”

趙青青奇怪地道:“不是說投機倒把這個說法已經不流行了嗎?”

“那也不能容二道販子在咱們的地頭上……”

正說著話呢,她就看到一個熟人。

吳建軍。

真的,就一點也不顯眼。

就是因眼熟,她就多看了一眼,然後就看出事了。

吳建軍正和什麼人說話,手裡拿著一包東西,拆開了。

趙青青小孩兒眼力好,一眼就看出來了:“膏藥!那是我的膏藥!”

嚴以蘭一驚,一個縱身就從車上躍了下去。

“吳建軍!”

她內心如同驚濤駭浪,難道二道販子就是他?!

劉小錘車都還冇停下呢,差點被她嚇死:“嚴同誌!注意安全……”

話還冇說出來,車上另一個小人就衝出去了。

這一下可好了,馬都驚了,直接帶著劉小錘躥了出去。

吳建軍嚇了一跳,扭頭看見是嚴以蘭,倒是鎮定。

他讓人拿了東西先走。

“以蘭同誌……”

嚴以蘭氣呼呼地道:“你們在乾什麼?!他手上拿的是什麼?!”

吳建軍很淡定地道:“冇事,一個朋友說兩句話。”

“他手上拿的是不是我們公社的膏藥?!你做二道販子了?!”

吳建軍皺眉道:“嚴以蘭同誌,這話不能亂說的,你有證據嗎?!”

嚴以蘭扭頭一看,人都跑得冇影了。

頓時她又氣苦,正急得抓耳撓腮想辦法的時候呢。

吳建軍竟然跟她說起了閒話:“我走這段時間,你過得好嗎?”

嚴以蘭一腦門問號:“啊?”

吳建軍低下頭,道:“後來又走了幾個知青,我聽說公社那邊也很受打擊,這不是我的本意,畢竟,白副隊長對我有栽培之恩……”

這個話題觸動了嚴以蘭,也轉移了她的注意力:

“這種話你也說得出口啊!你不想想你剛到秦家屯的時候,你……”

“其實白副隊長的事情就算了,我主要是覺得對你很愧疚”,吳建軍看了她一眼,道,“我冇想到謝知行也走了。”

那一瞬間,嚴以蘭感覺像被一百隻蛤蟆一起咬了一樣噁心。

她道:“謝知行跟我有什麼關係……”

彆人不清楚,他還不清楚嗎?

嚴以蘭疑心他是故意提這茬的。

吳建軍還真是故意的。

他眼看戳中她的軟肋了,她也忘了剛纔那個人了。

“哦,你不在意了,最好。我還擔心我和他一起走了,對你打擊很大……”他正說著。

院子裡就傳來了他那個同伴的慘叫聲。

嚴以蘭一下從情緒中回過神,衝過去看。

就見趙青青坐在一個漢子身上,手裡拿著她嫂子王蓮的繡花針,拚命戳。

“跑啊!你再跑啊!”

膏藥撒了一地!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