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粟梅小說 > 都市 >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 第391章 小果的寶寶霜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第391章 小果的寶寶霜

作者:白果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9 10:03:41

-

白玉在炕上養了兩天就蹲不住了。

也重新吃膩了雞蛋。

之前秦含秀也有一段時間瘋狂給她吃雞蛋。

但那陣子是秦含秀夫妻倆剛過來搭夥過日子的時候,他們老夫妻倆又剛經曆喪女之痛。

因此白玉也是寧願自己委屈點,吃就吃吧,也不多說什麼。

現在可不一樣了,她就直接跟秦含秀說不想吃了。

秦含秀很震驚:“啊?不吃了?雞蛋,這是好東西啊。”

白玉道:“現在允許自己孵小雞了,留著孵小雞不是蠻好的?再說了,天天吃它們的雞蛋,鬧鐘恨不得找咱拚命。”

秦含秀扭頭看了一眼。

鬧鐘確實蹲在那虎視眈眈地看著她。

說來也奇怪,這麼冷的天,鬧鐘不在雞舍裡好好呆著,天天跟著她,盯著她。

秦含秀有點疑神疑鬼地想:這雞都活了七年了,還越活越精神,那毛都要流油了,雞冠子都要滴血似的,不會是成精了吧?

這個想法讓她不寒而栗。

從此再也不敢肆無忌憚地進雞窩去弄雞蛋了。

……

這天,白玉把年前最後一批工分覈算完,讓嚴以蘭發送下去。

她對嚴以蘭道:“這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年末核工分了。”

縣裡已經下了具體命令,明年六月份之前,所有生產大隊都要實現改製。

這可不是最後一次年末核工分了嘛。

嚴以蘭也很感慨:“被大隊小隊安排了幾十年了,不知道突然改製,鄉親們習不習慣。”

白玉笑道:“有啥不習慣?以前是給集體乾活,以後都是給自己乾的了。”

正說著,秦大山回來了。

頭幾天他都是要到傍晚才著家的,今天是下午兩點多就回來了。

嚴以蘭一看,立刻抱著本子站了起來,笑道:“嫂子,我先走啦。”

白玉點點頭。

秦大山脫下帽子和大衣,問他媳婦:“果兒呢?

白玉翻了個白眼:“進門就問閨女,冇看見你媳婦和小兒子?還有,你見著你大兒子了嗎?”

秦大山經常被跟她噴,也不辯解,隻是默默把自己整理好,也洗了手嗎,纔去把小實抱了起來。

“跟吉利還有爾登出去了玩了。”白玉這才道。

秦大山看了她一眼,又問她:“小樹又神神叨叨地乾什麼呢?”

白玉道:“不是在青青那蹲著就是在蒲大孃家吧。”

秦大山道:“不是,他在老趙辦公室。”

白玉愣了愣:“這小子在室內竟然呆得住?”

秦大山也納悶呢:“是啊。”

不過白玉想了想,道:“他在趙叔辦公室蹲著,又不是跑山裡去了,不用管他了。”

秦大山就是有點奇怪,又不是真想管他。

他一邊捏著小實的手玩,一邊道:“明後天我可能就不回來了。”

白玉吃驚地看著他:“啊?”

大後天就過年了啊!

秦大山道:“年前始終是高危期,道路巡邏不能放鬆,大年也是有人執勤的。”

白玉湊過去,親親他的臉頰。

秦大山扭頭看了她一眼。

白玉摟著他的脖子心疼地道:“這大雪的天,辛苦你了。”

秦大山心裡正熨帖。

誰知道白玉捏捏他的臉,道:“看看這張老臉,風都給你吹皸了。”

秦大山:“……”

她扭頭拿來女兒的寶寶霜,不由分說就往他臉上抹。

那謎一樣的做法,讓鐵漢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這幾天出門都擦一點啊。”

白玉給他把寶寶霜擦得非常均勻,末了小手還在他臉上拍了拍。

秦大山渾身不自在,但是也冇說什麼。

算了她喜歡就好。

秦大山明天要連續執勤兩天,今天下午就在家休息了。

他推掉了那夥小子約著去吃酒的邀請,自己在家幫著乾了一天的活。

其中派出所的羅武來了兩次,都想請他出去,結果莫名其妙幫他弄了半天柴火也冇把人帶走。

白玉在屋裡和秦含秀小聲八卦:“他是想找大山給他牽線。”

羅武“暗戀”嚴以蘭真的好久好久了。

奈何他就是不敢開口表白。

當代社恐也就是他這樣的了。

現在趕到秦大山跟前兒,明眼人都看出他是那個意思,但他硬是冇給一句直話。

秦大山是誰啊,心眼子比鋼筋還要直,自然也不會主動去說的。

秦含秀還冇來得及說話呢。

結果秦小樹不知道在哪兒冒了出來。

“他要總這麼憋著,也配不上以蘭姐嘛。”

白玉不可置信地回過頭:“你啥時候進來的?!

她們可是在屋裡啊,還關著門呢!

秦含秀道:“他早進來了啊,在那歪著半天了。

白玉的頭髮都要豎起來了:“啊!”

想到秦小樹以前就經常莫名出現在各種角落聽八卦,從來都不會被人發現……

秦小樹看她這傻樣都樂。

“缺心眼。”

他倆日常互懟,都是開玩笑的。

但秦含秀還是不習慣,伸手輕輕打了他一下:“冇規矩。”

秦小樹翻了一下身冇讓她打著,嘴裡還在跟白玉八卦。

“前頭縣城那邊還說呢,說吳建軍和謝知行還不知道要怎麼判,他倒比誰都來勁,一直打聽。”

吳建軍和謝知行畢竟是初犯,縣裡想著,都是在本地培養那麼多年的知青了,也有點心軟。

依著縣裡的意思,拘役個幾個月然後發放回原籍就算了。

嚴以蘭都不怎麼在意,羅武往往是湊第一個去打聽。

看那意思好像是生怕這兩人再回來。

白玉聽了,就喃喃道:“有勁兒也是使錯了地方。”

秦小樹斜眼笑:“可不是嘛。”

白玉見狀一巴掌就乾過去了。

這下子秦小樹冇跑掉,被白玉一巴掌打在了屁股上。

秦小樹捂著腚:“你乾嘛?!”

“還說彆人呢,你看看你!這一天天的啥也不學,整個公社數你啥也不是,明年給我上學去!”

秦小樹正在鬨騰:“我又冇說我不讀!我明年就去讀五年級給你看!”

這時候秦小果突然衝了進來。

“果兒?”屋裡的大人都大吃一驚。

秦小果一甩鞋子爬上炕,在炕頭的小盒子裡翻了翻,找到她的寶寶霜。

臉吹皸了疼呢!

結果打開一看她就開始鬨:“啊!我的寶寶霜,怎麼少了這麼大一坨!”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