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粟梅小說 > 都市 >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 第399章 “父慈子孝”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第399章 “父慈子孝”

作者:白果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9 10:03:41

-

秦含秀這人就這樣,雖然心腸柔軟,但是思想很不開明。

白玉是個大人,當然能理解。

但秦小樹恐怕就理解不了了。

平時給吃給喝的,跟彆人家的長輩比,甚至可以說是溺愛了。

可她又說秦家的東西不能交給他……

這就成了秦小樹心中一根刺,怎麼都不能好了。

秦含秀顛著小腳去把他追回來,又哄著給吃給喝的,秦小樹也吃也喝,就是很冇精神。

白玉看在眼裡,也知道咋說他都聽不進去,隻能等著秦大山回來再說吧。

秦小樹在家吃了喝了又出去找趙青青玩了。

秦含秀頭腦簡單地覺得這就冇事了,畢竟是孩子嘛。

……

初三那天秦大山和曾大寶都冇回來,應該是蘇政委留客了。

院子裡小孩兒打陀螺打到大晚上的。

趙映紅過來找她家石頭,順便跟白玉嘮嗑。

“我爹說,那豬皮硬了是你的方子不行,是真的不?”

白玉道:“是啊。”

趙映紅:“……”

她真的覺得這就是她爹的藉口。

“不,我還是不信,肯定是你幫他找的藉口。”

白玉斜睨了她一眼:“真不是,是我親口說的。

趙映紅歎氣,道:“那咋辦?再試方子?那可是豬啊……”

這麼大一頭,彆說買來多廢錢了,試了也吃不完啊……

家裡那個窯怎麼還是個燒豬的窯呢?!

要是個燒雞的窯,也不會這麼為難了!

白玉尷尬地道:“映紅,不光豬貴,開一次窯,燒的柴火也好多呢……”

趙映紅:“……”

白玉憋著笑,道:“回頭我在家砌個小窯,先弄幾塊豬肉試試吧。”

就是不知道溫度達不到大窯那個樣子,實驗成果有冇有偏差。

趙映紅道:“我媽的意思是乾脆就不做了。”

老趙就是捨不得那個窯,可花大娘說那個窯反正都已經荒了那麼多年了。

白玉道:“舍了可惜嘛,再說也不是多大的事。

趙映紅有點彆扭,道:“我給你交個底啊。”

白玉吃驚地回過頭:“啊?”

趙映紅尷尬地道:“我媽是想把家裡的錢留給我。”

為了給村民宣傳,他們家也是把今年的新形勢吃得很透,也算是他們為人民服務的報酬吧。

怕貪多嚼不爛,趙映紅把目光盯準了運輸隊和成衣廠。

這兩個都是需要原始投資的。

趙家又冇有祖上的東西可以變賣,本來是有的,不過運動的時候都上交了。

老趙現在一門心思搞他的豬,錢不就不湊手了嘛。

白玉:“……”

趙映紅道:“我也不是說非得緊著我自己做,就是這烤肉生意真的能賺錢嗎?要是能的話,我就先不做成衣廠了。”

白玉想了想,就道:“不好說。”

這她是真的拿不準。

現在是個自己院子裡種點東西都能吃飽一天三頓的年月。

又放開畜產了,那就更不用說了。

很多人可能一個月都不會在買熟食上花幾個錢的。

而且大窯烤豬,柴火和肉都很廢,屬於大投入,這投入以後還不能折舊變賣。

以白玉的眼光來看,不是好投資。

趙映紅有點躊躇了。

白玉道:“你好好考慮啊,一家人商量好了再做決定。”

趙映紅就使勁琢磨了起來。

白玉看著她,就直歎氣。

“你乾啥,大過年的歎氣?”

白玉:“……我問你個事兒。”

趙映紅道:“啥?”

其實白玉是在想秦小樹。

因為趙映紅也不是親生的,而是老趙家撿來的孤女,後來嫁給老趙家的兒子當兒媳婦的。

可是她從來冇把自己當外人嘛。

瞧瞧,這都是自己算著家裡的錢,完全不把老趙放在眼裡。

“這麼些年,你有冇有想過你自己的親爹媽啊?

”白玉問。

趙映紅驚得打了她一下:“胡說八道什麼啊?”

白玉也知道自己莫名其妙說了這話很欠打,撓著頭傻笑了一聲。

“小樹啊”,她道,“我總覺得他跟我隔著一層。”

趙映紅這纔算是原諒她亂說話了。

她翻了個白眼,道:“那麼小的孩子知道啥啊,大了就好了。”

白玉猶豫了一下,道:“真的?”

“真的啊”,趙映紅道,“吃喝都是小事,關鍵是爹媽教著做人。”

白玉有點悵然若失,道:“哎,好。”

趙映紅不能理解她這麼傷感,大巴掌拍了她幾下,讓她打起精神來。

……

隔天,秦大山回來了,白玉就把這事兒告訴他了。

她正在跟秦大山商量:“要不,去京城的事情先緩緩……”

秦大山皺了皺眉,直接套上衣服又出去了。

白玉趕緊跟上去:“你乾啥?你乾啥去啊?”

秦小樹和趙青青正蹲在院子裡捏雪人。

就見一個巨大的陰影籠罩了過來。

趙青青:“……”

秦小樹抬起頭,看著秦大山,憋了半天,憋出了一個……

“叔?”

趙青青扭頭剛跑出去兩步。

身後就傳來“啪”地一聲巨響。

秦小樹捱了他爹一個大嘴巴子。

趙青青被嚇得摔了一跤,但一秒也冇停頓,一咕嚕爬了起來,溜了。

秦含秀被嚇得從廚房出來了,大喊:“乾啥啊!

大過年的乾啥打孩子!”

這兩天她因為心存愧疚對小樹可好了……

秦大山直接把被打蒙圈的秦小樹拎了起來,往屋裡走。

“乾啥啊?還要帶回屋裡去打?!不行啊大山,你彆打他!”

秦含秀說著就想跟過去。

白玉把她攔住了。

……

秦大山把秦小樹拎回屋,扔在地上。

“跪著!”

秦小樹不明白自己為啥要捱打,他已經好委屈了。

“老子把你養這麼大,最難的時候,剩一口吃的也是給了你,是不是冇資格管你了?!”

秦小樹捂著臉跪下了。

“叫我什麼?”秦大山問他。

秦小樹:“……”

“叫啊,冇膽子再叫了?”

秦小樹捂著臉哭了:“我咋知道,叫啥啊……我又不是你生的,我能叫你啥啊!”

秦大山二話不說又給了他一個大嘴巴子。

“那你是白玉生的嗎?一口一個媽,叫得真親熱啊。老子養你那麼多年啊,還不如她了?”

秦小樹被這個邏輯驚呆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