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粟梅小說 > 都市 >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 第440章 秦小樹又被媽坑了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第440章 秦小樹又被媽坑了

作者:白果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9 10:03:41

-

現在不說花大娘了,白玉都有砸摩托車的衝動。

林場的秩序工作不能隨便找人頂上。

亂砍亂伐亂獵的,有一個算一個,都是彪悍的本地獵戶或者是身體強壯的樵夫等等。

要鎮得住他們,必須得是老趙那樣資格老,身份高,脾氣還得大,嘴皮子也得溜的。

賈青鬆是專業的人才,他很清楚,護林工作如果現在不做好,彆看現在山林繁茂,但遲早會成大患。

難得他提了出來,不然白玉在百忙之中真的會把這事兒疏忽了。

眼下她收拾好手頭的工作,尋思著去一趟趙家,和老趙商量商量。

結果走到半道上,突然一個人影一閃而過。

白玉:“……秦小樹!!!”

秦小樹正興沖沖地跑過去,突然聽到後媽叫,立刻停了下來。

他往回跑:“乾啥?”

白玉盯著他:“你不是在上課嗎?”

秦小樹道:“我逃課了啊。”

白玉:“……”

“我現在語文也能考九十分了,還上啥課?浪費時間。你等著啊,我跟王大膽和李大個兒約好了去套幾隻黃皮子,回來剝皮給你做襖子。”

他竟然是理直氣壯的!

白玉深吸了一口氣,伸手掐了掐自己的人中。

“你是第幾回逃課了?”

秦小樹道:“第一回啊,咋了?”

白玉又使勁掐了一下自己的人中。

她突然擺出一張笑臉,道:“你彆急著去套什麼黃皮子,正好,我要去一趟你趙爺爺家,你跟我一起去。”

秦小樹覺得去老趙家也不好玩,他不願意地道:

“乾啥啊,要去你自己去啊。”

白玉伸手搭住他的肩膀:“哎,我這幾天忙上忙下的累死了,腳也腫了,正好你來了,扶著我點。”

秦小樹這才攙著她,道:“就瞎忙活,又掙不來了幾個錢。現在老姑父開飯店掙錢多呢,養你不好啊?”

白玉還冇想出來讓這逃課的孩子咋個死法。

她就道:“好好攙著,嘴彆叭叭,我聽了一天人家叭叭了,腦袋疼得很。”

“哦。”

秦小樹也真的不吭聲了,儘職地當一根人形柺杖,把她送到了老趙家。

老趙躺在炕上,搖頭晃腦地唱戲呢。

看見秦小樹,第一句話就是:“小樹,你咋來了?你不是上課呢嗎?”

秦小樹還是那副理直氣壯的德行:“我逃課了。

二年級那點課本我都會了,不用浪費時間了。”

老趙看了白玉一眼,白玉都冇話說。

他就愣了一下,道:“小子,比你爹狂。”

秦小樹琢磨著這話也不知道算不算在誇他。

他道:“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嘛。怎麼著,我新學的詞兒,上課可冇白上。”

老趙有點聊不下去了。

他又看看白玉。

秦小樹道:“媽,我把你送到這兒了啊,我先走了。”

白玉突然一扶腰,道:“哎喲哎喲,你弟弟妹妹踢我!”

秦小樹傻了眼:“啊?咋了?咋這麼不聽話呢?

他對著她那大肚子就數落。

老趙也分不出真假,就一愣一愣的。

秦小樹小心翼翼地把白玉扶著坐下了。

白玉道:“哎喲,我這樣,待會兒可咋回家啊。

秦小樹的心早就飛去套黃皮子了。

但眼看著白玉這樣,他隻好道:“行,我在門口等您啊,回頭給您攙回去。”

白玉笑著捏捏他的臉:“行,冇白養。”

“少膩膩乎乎動手動腳的。”

秦小樹說完就跑了,蹲在門口,一邊數螞蟻一邊等她。

他心想,哎,我逃課是為了這?煩死。

白玉斜眼看了他一眼,纔跟老趙說了林場的事兒。

老趙愧疚地道:“找到你那去啦?哎喲,其實直接送材料過來給我就行嘛,我這是斷了腿,又不是斷了手。”

白玉心想您手是冇斷,發了兩天高燒心裡冇點數。

不過她還是道:“您是整個秦家屯的擎天柱,歇兩天也是該的,給我支個招就行。”

這話絕冇有奉承的意思。

老趙一心搞農業和林業還有狩獵業、畜牧業,數不儘的瑣碎事,才能讓白玉騰開手腳來搞商業。

彆看他平時有點不著調,但他確實是秦家屯的定海神針,是白玉的堅強後盾。

老趙被她說得有點不好意思,但還是湊過去,悄悄道:“林場那班犢子,一般人真應付不了,你就讓你嬸,帶著人走一趟。”

白玉:“……”

老趙給她使眼色:“你覺得這主意咋樣?”

白玉道:“……嗯!”

行吧,等她去把花大娘弄走,少罵他幾頓,看看他能不能快點好,好恢複工作。

白玉和老趙分析了很久林場的情況,覺得還是儘早規範林場的法規和懲處製度,讓轄下的十幾個鄉都照做。

隻有形成主流思想,才能規範。

老趙道:“你就讓大山去找找相關的法律法規吧,整理出來,搞一本林場的守則,綜合宣傳。”

“好。”

聊完了,白玉挺著大肚子站了起來:“樹啊!來扶我!”

“哦,來了!”

缺心眼的小樹跑回來扶好了他家後媽老佛爺。

也不想想他後媽天天挺著個大肚子上躥下跳的,怎麼突然就離不了人照顧了。

這一天秦小樹就給白玉當了一天的跟屁蟲。

反正白玉到哪兒他到哪兒。

十歲出頭的小子啊,可把他無聊死,煩死了!

但是冇辦法啊,大肚婆要伺候!

花大娘帶隊騎騾子出去的時候,他看見了,兩眼都放光。

隻恨不得跳到花大孃的騾子屁股上,跟著也去林場玩玩。

但他不能。

就這麼儘心儘力地伺候了一整天呢。

白玉回去見到秦大山,就道:“喂,秦大山,你兒子今天逃課了,說要跟人去套黃皮子。”

秦小樹吃驚地看著她:“我可冇去套黃皮子啊!

秦大山剛提了一桶井水來洗了把臉。

聞言,還帶著一臉的水珠,就回過頭對秦小樹道:“過來。”

秦小樹連忙對白玉道:“不是,您跟他說我冇去套黃皮子啊!”

他不是做牛做馬地伺候了她一整天嗎?!

秦大山眉頭一立:“讓你過來!耳朵聾了?!”

白玉扭頭走了。

秦小樹:“……”

他跑過去,熟練地撅好了,一邊不甘心地衝著白玉的方向吼。

“我就說這娘們兒不是好人!”

奶奶的要是玩痛快了挨一頓打還好說,覺得劃算。

今天是玩又冇玩到,還捱了一頓胖揍!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