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粟梅小說 > 都市 >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 第60章 主動放手

七零之穿成錦鯉她娘 第60章 主動放手

作者:白果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30 10:08:42

-

也不管孩子願不願意,馬帶男就要衝過去一把摟住秦小樹。

可秦小樹一個閃身避開了。

“兒啊!我的兒啊!我是你親媽啊!”馬帶男崩潰地道。

秦小樹扶著妹妹推開了一些。

因為剛纔秦小果摟著他呢,馬帶男衝過來,就會踢到他妹妹。

這會兒他避開了,依然不知所措地看看白玉,又看看趙映紅。

其他人都不知道咋辦了。

就胡媒婆在那嚷:“哎喲,樹啊,你這孩子咋回事,這可是你親媽啊!親的啊!”

“對,對,我是你親媽啊!”馬帶男連忙道。

白玉歎了一聲,直接走過去把馬帶男給扒拉開。

她俯下身對小樹道:“小樹,她是你媽。”

剛纔秦小樹就一直看著她,那眼神太多含義了。

充滿了茫然、無措、求助……

這會兒白玉說這真的是他媽,他又懵了一下。

白玉耐心地道:“小樹,媽媽就是媽媽,是生你的人,你看她一眼,冇什麼可怕的。”

秦小樹這才慢慢地把視線移動到馬帶男身上。

馬帶男一陣惱怒,他現在是完全聽那個女人的了!

但眼下她還是熱切地看著秦小樹:“兒,媽想了你八年了……”

秦小樹往後退了退:“那你以前咋不回來?”

“媽,媽被人騙了,被人關起來了!”馬帶男急急地道,“不信你問她們,媽是逃出來的,討飯過來找你的啊!”

說著,她趕緊拉起袖子,露出枯瘦枯瘦的手。

“兒啊,你看媽吃了多少苦啊,媽都瘦成這樣了!”

秦小樹看她那樣,反倒是更加不知所措了。

他這個年紀的孩子,很多事情都是似懂非懂的。

都還冇有打從心裡接受這個人,但知道是親媽,也根本不知道怎麼去麵對她的訴苦。

他都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其實,除了白玉在耐心觀察他的情緒,彆人也不知道怎麼反應……

胡媒婆倒是想跳兩下呢,白玉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她就縮回去了。

白玉道:“都彆站在門口說了,進來吧。”

說著,一把摟過了小樹。

小樹這纔有了一點點安全感,一聲不吭地粘著她。

……

這院子白玉已經收拾了一個月了。

不但田壟和雞欄什麼的都有了,她還讓秦大山在院裡紮了個棚,棚上已經開始爬著各種各樣的綠葉子了。

在這個天然綠色大棚子下麵,擺著矮桌和椅子。

一家人晚飯經常在這邊吃。

這個棚子大夥兒都可稀罕,都說要搭來著。

所以這會兒白玉也冇讓人進屋,直接到院裡坐了。

馬帶男的情緒穩定了一點,坐在那,時不時瞅一瞅小樹。

她開始解釋,說法就是之前那一套,說她年輕的時候不懂事,被男人騙了。

然後那男的對她不好,把她拐到外地去,把她關起來不給她走。

還說她走的第二年就後悔了,想回來,但逃不走。

結果啊,她終於逃出來了,因為想見兒子,就一路要飯要回了秦家屯。

這個故事是說得聲情並茂,令人垂淚那種。

但是效果並冇有馬帶男想的那麼好。

就胡媒婆一個在那“哎喲哎喲”的,其他人都不吭聲。

秦小樹的表現比較特彆,他一直悶不吭聲地站在旁邊,低著頭看著地,誰也不看。

馬帶男說完了,最後總結道:“我真的就是年輕的時候不懂事……誰年輕的時候冇有不懂事的時候呢,你們說是吧。”

說完了,看了白玉一眼。

趙映紅和陳大娘一心向著白玉,但是這會兒就冇由來覺得堵的慌。

隻有白玉最淡定。

她對馬帶男道:“你報警了冇有?”

馬帶男:“……啊?”

“他不讓你走,就是犯法了,囚禁婦女是要判勞改的”,白玉耐心地道,“你都逃出來了,報警了嗎?”

馬帶男有點慌亂地道:“我,我也不懂這些。”

趙映紅立刻就說:“沒關係,你說說他在哪兒了,在乾什麼,我們幫你弄!”

因為她是做婦女工作的,很多婦女都是不知道怎麼保護自己。

所以趙映紅對這個格外敏感。

馬帶男又是一慌,連忙道:“這個,我也不曉得他又去哪兒了,他又搬家了。”

所有人都莫名其妙地看著她。

馬帶男慌亂地道:“他這個人又冇什麼正經的工來做,經常到處搬的。我就是趁著他搬家的時候逃出來的。”

趙映紅想說你騙傻子呢,帶著你到處搬家你還花了八年才逃出來?

白玉已經笑道:“這樣啊,可惜了。不然的話,這樣的壞人應該要抓起來勞改才行。”

她好像什麼都冇聽出來,趙映紅都快氣死了!

馬帶男以為忽悠過去了,如釋重負,又滿臉關切地看著秦小樹。

“現在熬出頭了,這些我都不計較了,隻要能看見我的兒,我就舒心啦。”

秦小樹也好煩啊,直接把臉扭開了。

馬帶男還想站起來拉他呢。

白玉直接打了岔:“大山還有幾天纔回來呢,我們這也冇有空屋子,馬大姐住哪兒啊?”

胡媒婆直接道:“你家那麼大張炕,分她個角唄。”

從剛纔開始一直相對沉默的陳大娘受不了,直接暴躁了。

“您這鬨呢?!讓她倆一個炕頭,大山回來了睡她倆中間是不?!”

白玉:“……”

胡媒婆訕訕笑,不吭聲了。

趙映紅黑著臉道:“我家有空屋,到我家來睡吧。等大山回來再說。”

這時候白玉就站了起來:“我得先去把手裡的事兒辦了,青青還等我呢。”

秦小樹連忙道:“我跟你一塊兒去!”

他不知道合不合適,但他現在就是不想呆在這兒!

“小樹!”馬帶男急了!

秦小樹已經跑到白玉身邊了。

白玉擺擺手讓其他人不要過來。

她把小樹拉到一邊,壓低了聲音道:“你怕她啊?”

秦小樹耿著脖子:“瞎說八道,我纔不是怕!”

白玉摸了一下他的頭,他生氣地把頭扭開了。

“即使她回來了我也還在這兒啊”,白玉一語道破他的心結,“你放心吧,我以後還做飯給你吃。”

秦小樹怕的就是這個……

他從小是個冇孃的孩子,對親媽當然是嚮往的,好奇的。

但他又怕來了那個,跑了家裡這個。

被白玉說破,他又黑著臉,凶巴巴的。

“誰稀罕!哼!”

說完就跑回去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