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粟梅小說 > 都市 > 趙錚林芷月 > 第18章 狗屁不通!

趙錚林芷月 第18章 狗屁不通!

作者:盛天皇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1:35:59 來源:siluke

-

陸文川和秦浩之流,更是臉都綠了。

要不是忌憚上川滬身份,隻怕早就皺眉了。

堂下,趙錚眼睛一眯,鼻孔輕哼。

從古至今,那個地方的人,總是讓人討厭。

區區彈丸之地,也想和大盛比試詩詞?

大言不慚!

上川滬可不理會其他人怎麼想,眼睛始終直勾勾的盯著秦熙的雅間。

“秦姑娘意下如何?”

“若覺得大盛才子都是欺世盜名之輩,姑娘大可離去,如若不然,這彩頭鄙人便隻好要定了。”

短短兩句話,挑釁意味十足。

陸文川捏著拳頭,再也忍無可忍。

“哼,東島皇子莫要狂妄,既如此,大家就比上一比,看看誰纔是欺世盜名之輩。”

“不錯!今日這詩詞必須得比。”

“陸公子,秦姑娘,好好教訓教訓這個無知的東島人。”

“陸公子,還請壯我大盛讀書人之威名!”

……

所有的讀書人,瞬間沸騰了。

這上川滬都快騎到他們頭上拉屎了,再忍下去,豈不是落了整個大盛的麵子?

“殿下,此事您怎麼看?”

雷開皺著眉頭,小聲提醒:“這上川滬雖然高傲自大,不過傳聞此人文采斐然,不是等閒之輩,否則,也不會蠢到挑釁整個大盛的讀書人。”

對此,趙錚隻是淡淡一笑:“放心,一個自卑且卑鄙的民族罷了,怎麼和我泱泱大盛相比?總有人會教訓他的。”

趙錚是真的一點都不急,這個世界,可冇有什麼李白杜甫。

憑他上一世背的那些詩詞,隨隨便便就可以吊打這上川滬。

不過現在,他更好奇另一件事。

趙錚抬起頭,看向秦熙的雅間。

不知道這位高冷禦姐,會怎麼選擇呢?

“也罷,既然東島皇子如此有興致,那小女子就奉陪到底,我堂堂大盛,人才輩出,豈會無人?”

雅間裡,秦熙的聲音又冷了幾分。

聽得出來,她顯然有些生氣了。

原本此番前來,隻是遊湖玩水,寄托雅興,畢竟六月風雪何其難得,豈能錯過?

可現在,為了大盛顏麵,為了讀書人的風骨,她還是選擇了答應。

“好好好!有秦姑娘這話我就放心了,鄙人希冀……能夠一親芳澤!”

“姑娘稍等,待鄙人把這些大盛讀書人踩在腳下,再來與姑娘郎情妾意。”

上川滬目光一眯,得意大笑,似乎已經勝券在握。

陸文川和一眾大盛才子,不免心中暗喜。

可以想象,今日誰若能把這上川滬壓下去,不但能討得秦熙歡心,更是為大盛讀書人爭一口氣,成為天下讀書人的楷模。

聲名鵲起,封官拜將,豈不是遲早的事?

一時間,在場讀書人目光火熱,早已躍躍欲試。

“媽的,上川滬是吧?你給老子等著,哪天落在我手上,老子弄不死你。”

秦奮狠狠的瞪了上川滬一眼,轉身進了雅間。

而陸文川早已等不及了,當即命人送來文房四寶。

“好,那咱們就三輪定勝負,三輪之後,誰的呼聲最高,佳作最妙,誰便是今日的魁首。”

說罷,陸文川又對著秦熙的雅間遙遙一拜。

“秦姑娘博學多聞,不如就由姑娘來出這第一題?”

此話一出,在場文人才子,紛紛豎起了耳朵。

雅間裡沉默片刻,許久,才傳來秦熙清冷的聲音。

“六月飛雪,千古難見,不如這第一題,就以風雪為題吧!”

眾人聞言,紛紛讚成點頭。

古人言觸景生情,此處飛雪飄揚,湖光瀲灩,正是美景所在。

隻差一首好詩,抒發胸臆!

唯一的難點,便是自古湧風雪的佳作太多太多。

想要寫得好、寫得妙,還需得仔細斟酌。

若是落入俗套,未免得不償失。

畫舫之中,一時安靜了下來。

眾多讀書人,或低頭沉思,或抬頭望天,或來回踱步,或苦歎搖頭,不一而足。

而誰也不想做出頭鳥,以至於氣氛瞬間冷了下來。

至於那上川滬,此刻嘴角含笑,似乎並不急著開口。

倒是陸文川苦思良久,一杯溫酒入肚,當即揮筆。

不多時,一首小詩猝然而就,遞給一旁的歌女,讓其念出來。

“飛雪帶夏暑,裴回亂繞空。”

“君看似花處,偏在翠明東。”

“好詩,好詩!”

“雖是五言,可短短幾句,不但勾勒出六月飛雪的絕美景象,更由小及大,稱頌了畫舫宴會盛況,可謂是上等的佳作啊。”

“不愧是陸大才子,這般名篇一出,我等都羞於落筆了!”

眾人聞言,紛紛讚不絕口,驚歎連連。

樓上,陸文川朝著四處抱拳,連稱謬讚。

看著這般反響,滿臉得都是意之色。

目光下意識看向對麵的雅間,若是連秦熙也誇上一句,那就真是錦上添花了。

隻可惜,雅間裡安靜如初,始終冇有聲音傳來。

堂下,趙崢愣了一下,不由搖了搖頭。

陸文川的詩辭藻確實不錯,但整體的結構一般,雖是寫景的詩句,但空寫景色,欠缺情思,華而不實。

寫詩一事,講究情與景合二為一,方為上乘。

看來,陸文川隻得探花,也不是冇有原因。

“嗬?這也算詩?簡直狗屁不通!”

就在眾人稱讚之際,一道嘲諷赫然響起,很是刺耳。

隻見上川滬冷笑一聲,目光鄙夷:“若大盛文人都是這般水平,不是欺世盜名之輩又是什麼?”

“你……東島皇子,你彆太過分。”

“莫非你有好詞佳作,能壓過我一籌不成。”

陸文川氣得滿臉通紅,他發誓,他真的想把上川滬按在地上摩擦一頓。

樓下一眾讀書人聞言,也紛紛怒視上川滬。

這廝三番五次貶低我大盛士子,簡直狂妄無比!

今日不壓他一頭,難解心頭之恨。

“那是自然!看好了,今日本皇子讓爾等見識見識,什麼纔是詩!”

說罷,隨手提筆在宣紙上一蹴而就,遞給身旁一言不發的中年男人。

“遍覽千山雪,萬景不分明。”

“忽臨天上閣,富嶽起清風。”

一詩既出,堂下原本不屑的讀書人,瞬間張大嘴巴,一時心驚。

哪怕是陸文川和秦浩,也臉色一變,滿臉都是震撼。

這首詩,前兩聯寫千山雪景,萬景如一,毫無看點。

可隨後,詩人便忽臨仙境,正奇異莫名之時,原來才發現,是富嶽之上一陣清風掃過!

詩中的富嶽,正是東島名山,更有思鄉之情!

融情於景,瞬間讓這首詩的格調提升了一個檔次。

都是五言絕律,可這首詩無論是寫景還是意境,都完全壓了陸文川不止一籌。

畫舫的氣氛,瞬間沉默下來。

無數讀書人,都把殷切的目光看向陸文川。

陸文川那首詩,便已無人能企及,何況是這首?

眾人都期望著陸文川能再寫一首,壓過上川滬,為大盛的讀書人爭一口氣。

隻可惜,此刻的陸文川,心已經完全亂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